段仲儀將軍真實簡歷【孫立人,悲情將軍的史詩】

來源:整改報告 發布時間:2019-01-30 04:42:29 點擊:

  電視劇《中國遠征軍》的熱播,讓孫立人又一次被人們提起。   此前,這個名字已經消失很長時間。在大陸,因為意識形態因素,孫和其他國民黨抗戰將領的戰績被掩蓋。在海峽對岸,孫立人因為莫須有的“兵變”罪名,被軟禁33年,他的部屬或被收監,或被逐出權力中樞以外,孫立人成了軍隊的禁忌。
  對于少年得志、文武雙全的孫立人,這個結局是很難想象的。他的命運正是彼時中國的寫照,即便強悍如他,也無法與無常的局勢相抗衡。
  文武雙全的儒將
  1900年,孫立人出生在一個家境殷實的書香世家。伯父孫泓澤是晚清進士,父親孫熙澤是舉人出身,出任過山東登州知府、青島警察學堂總監、山東全省高等審判廳廳長、國會議員、北京中華大學校長。
  12歲時,他以全省第一的成績考入清華學堂。入學時,孫立人的父親對校長周貽春說:“請你把我這個孩子就當做你的小孩子,有什么不對就打,打死了我都不心痛。”
  和孫立人一同進入清華的少年還有聞一多、梁實秋、吳文藻、吳國楨、梁思成等日后知名人物。
  在清華時,孫立人加入了籃球、足球、手球隊。他尤其擅長籃球,還被選入了國家隊,在第3屆遠東運動會上,作為后衛和隊友密切配合,最終奪取了冠軍。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時,孫立人的同學聞一多連夜抄寫岳飛《滿江紅》,貼在飯廳門口,表示收復失地的決心。
  孫立人與同學們在體育館門前舉行“國恥紀念會”,當場宣誓:“口血未干,丹誠難泯,言猶在耳,忠豈忘心。中華民國8年5月9日,清華學校學生,從今以后,愿犧牲生命以保護中華民國人民、土地、主張。此誓。”
  懷著一顆壯懷激烈的報國心,從清華拿到土木工程學位后,他考取了赴美公費留學資格。當時的孫立人非常渴望能去學習軍事,可迫于父親壓力,不得不先在普渡大學讀了兩年土木工程。
  父親最終還是滿足了他學軍事的心愿。普渡大學畢業后,孫立人轉入弗吉尼亞軍校3年級,成了馬歇爾、巴頓的校友。
  學成歸國之后,父親曾試圖將他引薦給相熟的馮玉祥,被他拒絕。他決心憑自己能力,從基層做起。
  孫立人先后擔任過中央黨務學校軍訓隊長、新軍工兵營排長、憲警教導總隊大隊長、侍衛總隊副總隊長等職。
  當時的國民政府軍隊系統里,黃埔系如日中天,保定軍校派、各軍閥也都自成一派。孫立人屬于少數的留美派,加上一副耿直而不愿依附于人的脾氣,他始終沒能找到合適的去處。直到加入財政部稅警總團,孫才有了安身立命的基礎。稅警總團是當時中國軍隊中的一朵奇葩,直屬于財政部。當時財政部長宋子文雖然與蔣介石是姻親,卻始終保持著自己的獨立見解,對蔣的種種做法心存不滿,稅警總團某種意義上成了宋的私人軍隊。
  稅警總團的職責是打擊走私,但軍隊裝備精良,槍械均是德國、捷克的進口貨。彼時,中央軍也不能保證按時足額發放軍餉,稅警總團卻能時刻保證后勤。在部隊長官任用上,稅警總團也多以留美學生為主。
  孫立人在侍衛總隊結識了宋子文,后經人介紹來到了稅警總團特科兵團擔任團長。宋子文校閱稅警總團發現孫的部隊表現優異,遂轉為第4團,孫立人擔任團長。第4團駐扎海州時,孫獨創了結合中外的孫氏練兵法,除了正常的射擊、戰斗、體能和夜間訓練外,還專門實施游泳訓練,在海邊拉練。
  1932年,“南昌行營”舉行射擊比賽,參加部隊有40多個師,120多個團,孫立人的稅警4團以壓倒性優勢奪得第一名,而且個人前10名中,有7人是孫的部下。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打響。作為國軍精銳的稅警總團立刻被投入到上海前線,孫立人率稅警4團進駐蘇州河南岸,因表現出色,被任命為少將第二支隊司令兼四團團長。
  在上海的戰斗中,孫立人親臨一線,身中13枚彈片,頭部腹部均受傷,肺部被打穿,一些彈片日后都沒法取出,部下拼死將他抬下火線。
  抗戰水深火熱之際,國民黨政府軍隊中各派系相互傾軋的情況依然不變,這個現實一再打擊著孫立人。
  負傷送往醫院后,稅警總團長黃杰將軍派副官送去500元,并告之孫部隊已經撤退,撤往何處卻不告訴孫。此時上海已經不保,一直欣賞孫立人的宋子文伸出了援手,他派弟弟宋子安接孫立人遠赴香港治療。晚年孫立人曾去信給鄭洞國的孫子說,自己一生最尊敬兩位長官,一位是宋子文,另外一位是鄭洞國。
  孫立人在香港不待痊愈即趕赴長沙,他沒有想到,黃杰已經不再理他。稅警總團余部已被胡宗南“吃掉”,改編成44師。黃杰和胡宗南是黃埔一期的同學,憑借胡宗南的勢力,黃杰當上了軍長,孫立人被安上了“高參”的虛職。
  孫立人辛苦練兵,卻給他人做了嫁衣,無奈之下他找到宋子文和孔祥熙。一直欣賞孫的孔宋決定成立財政部緝私總隊,一切仿效稅警總團體制。
  現在人們很難想象,大敵當前的抗戰時期,一名將軍如果沒有屬于自己的部隊、沒有后臺,無論他多有能力,也是無法在前線施展身手的。
  緝私總隊在長沙拉起了隊伍,1938年12月,孫立人被財政部任命為中將總隊長。很快,兩千余名稅警總團人員從44師遠赴貴州都勻,已經當上了團長的李鴻等人也紛紛前來投靠老上司。
  “軍事委員會”并不買財政部的賬,孫立人無權招兵,只好遠赴云南向龍云求情,才得以在云南陸續招募了一萬余名士兵。
  在回憶錄中,他不無感慨地寫道:
  軍人不能盡職保國衛民,使南京大屠殺發生于先,又決堤(注:花園口)、放火(注:長沙大火)于后,稍有良知于心何忍!那些貪生怕死的軍人真是萬死不足以謝其罪。
  作為軍人不與敵決一死戰,或則自我陶醉,喪師辱國,遺害百姓。日軍才到岳陽,我們就把長沙燒了,而日軍進軍長沙,則是兩年后的事。
  我聯想到岳武穆的救國主張‘文官不愛財,武官不怕死’,但是我們則是武官怕死又貪財,文官貪財又怕死,奈何!奈何!只有對空長嘆!
  終其一生,孫立人都以職業軍人自居,他不愿意涉足政治斗爭,對官場上一些勾心斗角深惡痛絕。令人難以想象的是,直到1947年,他已經是陸軍副總司令兼訓練司令時,才加入了國民黨。
  孫立人不想惹政治,所以將緝私總隊設在群山環繞的貴州都勻,政治卻主動找上門。1942年,他接到財政部命令――成立緝私署,戴笠擔任署長。緝私署派人檢閱緝私總隊。看似普通的兩條電令背后卻掩蓋著殺機:戴笠決心趁宋子文遠赴美國交涉期間,吃掉緝私總隊。
  幾天后,戴笠派人檢閱,令孫立人哭笑不得的是,對方提出:不騎馬,坐滑竿。孫立人不由得感慨:“這還是第一次聽說閱兵的校閱官是要坐滑竿的。”
  演習進行到一半,校閱官看得不耐煩,問孫立人:“你們又不是作戰部隊,你們只是緝私稅警。”
  盡管面對的是“欽差大臣”一樣的角色,孫立人卻毫不客氣:“雖然我們以緝私為名,但實際上我們是作戰部隊。抗戰出生入死,有我們的份,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將事實抹煞,況且現在國家危急,正在與敵作生死之戰,需要能征慣戰的部隊,我們作戰訓練有什么不對?”
  不到半個月,上面下來了批示,孫立人率領的緝私總隊無紀律,訓練不切實際,交緝私署嚴加整頓。
  孫立人再一次面臨報國無門的境遇,他跑到重慶找到行政院長孔祥熙,被告之無法改變。清華同學何浩若和戴笠走得很近,直接告訴他:“這還有什么話說,就交給我好了。”
  在夫人陪同下,焦躁的孫立人到郊外勝觀洞游玩,在那兒求了一簽,發現是大吉大利,說現在好比仙鶴落在籠子里,有朝一日,會破籠而出,遠走高飛,鵬程萬里。
  多年之后,孫在回憶錄中寫到:“我想事在人為,不管怎么樣,都該奮斗到底,到最后絕望時,犯顏直諫,為國家命脈、民族正義而殉道,亦在所不惜。”
  很快,他就等到了“遠走高飛、鵬程萬里”的機會,日軍南下的步伐已經到了緬甸。
  異域揚名的抗戰名將
  1942年1月,席卷中南半島的日軍將矛頭指向了緬甸。他們打算徹底凍結中國人的輸血管,同時以緬甸為跳板進軍印度,實現和納粹德國會師中東的計劃。
  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調停下,中英兩國達成共識,中方出3個軍到緬甸,與英軍一起抵抗日寇,保衛滇緬公路生命線。
  國民政府派出了精銳的第5軍和第6軍,另外一軍還未確定。此時,軍政部何應欽部長找到了孫立人,詢問他是否愿意前去異域遠征。
  孫立人當即同意。孔祥熙也很高興,這支部隊是他和宋子文的嫡系,他告訴孫立人:“你這一次出國去打仗,要好好地打個勝仗回來,為國家爭光榮,也給我們爭面子。”
  1942年3月19日,在離仰光不到50公里的同古,遠征軍200師與敵激戰。連日本人都承認這是東南亞戰爭中遭遇到的第一場大的戰役。
  隨后發生的仁安羌一戰讓孫立人名聲大振:4月19日,新38師師長孫立人僅率一團,在仁安羌與7倍于己方的日軍作戰,救出英軍七千余人,被俘傳教士、記者約五百人。
  在日后的諸多文字中,對這次戰役中的孫立人有極高評價,甚至有日軍留下1200具尸體倉皇而逃的說法。
  以當時實際情況而言,英軍并非沒有進行抵抗,英軍被圍后與日軍激戰兩晝夜,彈盡糧絕水源被切斷,英第一師師長斯高特向第一軍團長史利姆中將求助,史利姆只得向中方求援。遠征軍總司令羅卓英命令新38師副師長齊學啟率113團就近增援。
  此時的孫立人依然以曼德勒衛戍司令身份守城,得知上峰指令后,先是電話給羅卓英請求前往仁安羌,被拒絕后又親自驅車前往遠征軍總部,要求帶隊。
  在他看來,113團原本就兵力不足,孤身營救風險太高,他不忍袍澤深處險地,另外齊學啟是他清華和留美同學,兩人有生死之交。如果他以部隊主官身份前往,定能激勵士氣,增一分勝算。
  在此之前,新38師作為預備隊一直沒能參與一線戰斗,反而被陸續抽調去各個戰場。
  千鈞一發之際,孫立人決心抗命,他對羅卓英的參謀長說:“如果參謀長不肯負責,那我自己負責,不過請你明天報告羅總司令,就說按照目前情勢,我勢在必行。孫子說:‘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不合理的命令不一定要接受,責任問題只有等任務完成之后再來承擔。”說罷,他立即驅車去追113團,凌晨4點追上后,擬定作戰計劃,決心出其不意打出一個漏洞。日軍沒想到遠征軍敢先發制人,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陣線沖出一個口子,英軍得以突圍。
  這是遠征軍出征后第一個勝仗,孫立人因此獲得英國帝國司令勛章。
  與此同時,他給長官們留下的印象是桀驁不馴,敢于違抗上峰指示。
  孫立人打了一個漂亮仗,但是如果因此而夸大仁安羌一戰意義,未免有失公允,至于日軍遺留1200具尸體一說更不可信。
  日本軍隊極為重視對戰死者遺體的保護,即便無法背回尸體,至少也會火化或者割去手指帶回祖國。況且以中日兩國軍隊當時戰斗力相比,中國軍隊一個師都無法殲滅日軍一個大隊,即便精銳如新38師也只是兵出險招,打了敵人一個出其不意。
  這也是遠征軍第一次出兵緬甸的最后一個勝仗,此后的斯瓦逐次抵抗、放棄平滿納會戰、曼德勒會戰,中英盟軍屢戰屢敗。
  更可怕的是,日軍56師團包抄了遠征軍的后方臘戍。如果說工人階級是先鋒隊的話,這支由本州造船工人組成的師團可以說是日軍的精英,得到日軍第15軍直屬的重炮、汽車、坦克部隊和第5航空師團的加強,實際戰斗效能已經超過兩個日軍師團。
  5月1日,曼德勒失守。
  爭吵不斷的遠征軍終于到了一潰千里的地步,以當時中國軍隊的素質而言,戰或者能鼓足勇氣,而一旦撤退則往往是潰不成軍。
  遠征軍總部混亂,甚至有長官為了逃命將道路堵塞,車上裝滿了從緬甸收繳的藥品、照相機等國內緊缺物資。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孫立人對袍澤兄弟的愛護:孫率領兩個連斷后掩護,此時前進路上有一座水泥橋,孫立人過橋后發現英軍已經埋好炸藥,準備炸橋,此時后面還有新38師一個連隊伍。英國軍隊試圖犧牲這一連,早點炸橋逃命,孫立人怒不可遏,用英語痛斥對方,并親自指揮一個排守在橋頭等待后續部隊。為了給英國人施壓,他以將軍之尊,親自站在橋上指揮(炸死一名中國將軍影響很大),直到確認后面部隊全部過橋,才下令炸橋。
  在撤退大方向上,他與頂頭上司、遠征軍副司令杜聿明產生了分歧。杜聿明主張翻越緬北的野人山直接回國,這一路路途極為艱難,但方向是中國的土地,他可以把部隊帶回去,好向委員長蔣介石復命。
  杜堅持了自己想法,10萬遠征軍健兒第一次出兵緬甸,有一萬余名官兵犧牲在戰場上,卻有5萬人死在了回國途中。野人山成了無數中國軍人埋骨之地,其中就包括200師師長戴安瀾將軍。
  孫立人綜合分析各種情況后決定西撤,他向軍委會發電報請示,卻沒有得到回復。
  此時追擊的日軍擁有重炮和制空權,人數也數倍于新38師。孫立人決心率領部隊走林中小路,趕在雨季來臨之前撤退到印度。
  緬北群山環繞,氣溫高達攝氏40度,瘴氣橫行,霍亂痢疾都是常見病。對科學極為重視的孫立人嚴令部屬“飲水必須煮開”,“寧愿餓死、渴死,絕對不準取喝山中生水”。
  這種命令既是對科學的崇信,也體現出孫立人人道主義的一面。在他的部隊中,最高懲罰只是“記死”,而同時代軍隊中隨意槍斃下屬,是家常便飯。
  無奈的結局
  印度是孫立人名揚天下的起點。
  他被授予了更重要的職務,先后擔任新一軍副軍長、軍長。在印度東北部比哈爾邦的蘭姆伽小鎮上開始練兵。這一次,軍隊有了美軍顧問。
  美國人充分履行了他們的承諾,先后有七千多名美國軍官、士兵、醫生在這里服役。美國人在蘭姆伽開設了許多軍事技術學校,還有專門訓練炊事兵的后勤保障學校。
  充分的物資保障讓中國駐印軍第一次在炮火裝備上全面超越日軍。駐印軍的裝備標準僅低于美軍標準,所有裝備和經費均由美國政府承擔。
  據新一軍軍醫處長薛慶煜回憶,孫立人經常半夜驅車隨意前往某個營地,視察戰士的睡眠情況,在蘭姆伽這個瘧疾橫行的地方,他主要查看的是戰士們蚊帳是否掩好,凡是肢體暴露在外者,他都輕輕推回。第二天他再找有關部隊長官進行訓斥,要求他們照顧好戰士的健康。
  孫立人管理軍隊訂下了四條原則――“管理嚴格,訓練嚴格,人事公開,經濟公開”,這在當時國民黨部隊中幾乎是絕無僅有的。他不看重金錢上的得失,盡管他已貴為軍長,他的妻子依然住在重慶的尼姑庵里。
  蘭姆伽集訓完畢后,1943年10月,駐印軍發起反攻。從印緬邊境小鎮利多出發,跨過印緬邊境,首先占領新平洋等塔奈河以東地區,建立進攻出發陣地和后勤供應基地;而后翻越野人山,以強大的火力和包抄迂回戰術,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奪占緬北要地密支那,最終打通云南境內的滇緬公路。
  日軍王牌山地師團18師團幾乎被全殲,撤退時慌不擇路,竟然把師團司令部關防大印都留給了中國軍隊,這是整個抗戰期間日軍最狼狽的一次,可見孫立人及中國軍隊的勇猛。
  應該承認的是,新一軍以及駐印軍的成功與盟軍的幫助密不可分,中國軍隊第一次在火力上壓倒日軍、掌握制空權、官兵受到最先進訓練,這一切都與盟軍尤其是美軍幫助密不可分。作為一名中國將領,孫立人不但保持了自己的獨立性,更利用自己的優勢與盟軍密切配合,這也是他能夠建功于異域的重要因素。
  史迪威走了,作為中緬印戰區參謀長,他無法與總司令蔣介石合作,奉調回國。臨別時他專門寫信給孫立人告別:“你已經創立了一個新而有效的國軍,有了這個先例,中國可以組織一個使你們自由而強盛的軍隊,你應該以你的成就自豪。希望你忘記我們之間的以往任何誤會和意見的沖突,把我當做你的朋友和中國之友。”
  百戰之后,1945年1月28日,兩支遠征軍在云南芒市會師,衛立煌和孫立人在畹町終于見面了,并舉行了中印公路(史迪威公路)的通車儀式。至此,中印公路、中印油管(當時世界上最長輸油管道)開通,為中國抗戰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孫立人也因此被視為抗戰名將,被艾森豪威爾邀請赴歐洲考察,對方把孫看成大國軍事領袖,給予了極高規格待遇。
  在德國時,他與巴頓將軍會晤,見到巴頓指揮訓斥德軍戰俘服勞役。他回國后,就下令日軍戰俘修建在廣州修建新一軍紀念碑。
  紀念碑上有銅鷹矗立,這是新一軍的軍徽,銅鷹重約一噸,用炮彈殼加工而成,更難能可貴的是修建費用是新一軍官兵自愿捐獻的。這在接收廣州這座富庶城市后是很難想象的。
  這一時刻的孫立人處在人生巔峰。很快內戰爆發,在東北戰場上,孫立人率新一軍曾打得林彪的東野節節敗退,但因與頂頭上司杜聿明結怨在先,這次在戰場上又有矛盾。孫立人被蔣介石免去一線帶兵職務,擔任陸軍副總司令兼訓練司令,去臺灣鳳山練兵。
  國民黨敗退臺灣之后,孫立人先后擔任陸軍總司令和總統府參軍長,后因被視作親美派而遭到軟禁。1988年,孫立人被軟禁33年后恢復自由,這位與世紀同行的老人已經垂垂老矣。
  兩年后,孫立人將軍去世。
  在他死后,這位傳奇將軍的故事才被一一挖掘,人們得以對這位百戰之將有了更全面的認識:
  孫立人將軍被囚禁之前,有3個月尚未失去自由,因工作緣故,常與美軍接觸,去美軍艦上開會,他如果想去美國,不是沒有機會,但在他看來這有損人格,沒有像吳國楨那樣投奔美國。
  他遭囚禁后多年沒有俸祿,而他治軍做官一向清廉,只好讓夫人賣水果和玫瑰,他栽種的“將軍玫瑰”頗有名氣。
  在東北短短半年,他在鞍山設立了清華中學,聘請清華大學畢業生,并親任校董會主席。他出版回憶錄后得稿費200萬新臺幣,這對于家用相當拮據的孫來說可謂一筆巨款,他卻全部捐給了臺灣清華大學做獎學金和助學金。他的4個子女有3位畢業于臺灣清華大學。
  孫立人被軟禁后,常年受到監視。他的長女孫中平與臺灣知名媒體人陳文茜是同學密友。陳文茜打電話時,常有對政府不滿的驚人之語,這讓孫中平非常著急,惟恐被監聽去。孫立人只參加了一個子女的畢業典禮,之前幾次提出申請都被拒絕。
  孫立人帶兵既嚴格又非常講究關懷,擔任訓練司令時,有一次他去訓話,恰好趕上傾盆暴雨,他在大雨中講話,巋然不動,部隊也不敢動,訓話完畢后,他立刻命令部隊燒紅糖姜湯,預防大家感冒。
  軍統出身的潘德輝曾經奉命監視孫立人,卻被孫立人的人格所感化。在沈陽時,新一軍部隊一些高級將領找了幾個日本女人,進行侮辱。潘告知孫立人后,孫立即前往現場,用鞭子抽打部屬,大罵:“畜生,不是人。”
  潘從黃埔軍校畢業,浙江人,后來在臺情治部門試圖從他這里獲取不利于孫立人的信息,被他嚴詞拒絕,他也因此毀了自己的前程。當孫立人終獲自由時,抱著潘半天不說話,開口后第一句:“潘德輝,你怎么這么傻?”
  孫立人雖然留學美國,但深受傳統教育熏染,見到家族長輩、甚至年長的平輩都要磕頭問好。平反后,民進黨派人找過他讓他指責國民黨當局,但被奉行忠義的他拒絕了。
  去職之后,孫立人住所天花板和地板都被撬開,但一無所獲,沒有發現銀行存單,倒是他家祖傳下來的古董不見了。
  他很喜歡“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像太陽”這支軍歌,后來聽說成了解放軍軍歌后才不準唱。
  到臺灣后陸軍待遇不如海空軍,孫立人非常不滿,要求改善。孫一向看不起空軍總司令周至柔和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甚至對蔣介石說:“總座,我們可以比啊,國文也行,英文也行,數理化也行,操練也行,作戰也行,來比好了!”蔣介石只好說:“孫立人不懂政治。”
  孫立人一貫認為,軍隊是國家的軍隊,任何黨派不應插足到軍隊中,在新38師和新一軍期間,他不許建立國民黨支部和發展黨員。
  《大公報》駐印軍記者呂德潤有事提前回國,向孫立人辭行時問有什么可幫到的,孫立人讓他回國多買一些冥鈔,說:“并不是我迷信,只是我實在不知道如何表達我對為了這場勝利而戰死在外國荒山密林中的忠魂的哀思。”說到這里,淚水盈眶,再也說不下去了。
  孫立人在新一軍是安徽人,但在新一軍期間,軍部八大處長一級師團長卻無一安徽籍。他隨身攜帶小筆記本,視察時將部隊長表現一一記下作為日后獎罰依據。
  2011年3月,時隔56年之后,臺灣“監察院”公布了孫立人調查小組報告,原件顯示認定孫立人“無叛亂意圖”。
  歷史終于還了他一個清白。應了死之前醫生記錄下他的最后一句話:“我對得起國家!”

推薦訪問:班會 班會 班會 班會
上一篇:高崗妻子李立群【李立群:我是不是觀眾叫不出名字的演員?】
下一篇:李光潔郝蕾 郝蕾,我不恥笑自己的選擇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