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租客已不是許少]痞男租客把男友完成狗軍少

來源:體檢報告 發布時間:2019-02-28 04:47:43 點擊:

  遇到許少,是煙花燦爛的二月,他在樓上放鞭炮,砰砰砰。我到樓上敲門,講點公德好不好,誰會在二樓往外面扔鞭炮。   門是他的一個哥們兒開的。他坐在一個輪椅上,表情尷尬又難過。我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是這樣,我很多年沒放過鞭炮了,出去放又不方便……”我更尷尬了,一直說對不起,倉皇退出來。回去告訴老媽,原來樓上新搬來的,是殘疾人啊。老媽看著天:“不可能啊,人家活蹦亂跳的,是個演員。”
  我又去敲門,這次開門的是他,看到我,他和哥們兒捧著肚子爆笑:“白癡妞,這你也信啊。我要演一個殘疾人,讓哥們兒給我找了個輪椅試一試。”
  這下子輪到我發火了:“有這樣的人嗎?往樓下扔鞭炮,還胡說八道。”那天我們吵得很厲害,最后我出門的時候,他說:“你,脾氣這么差,這么愛吵架,還有一個貪財的媽,以后能找到男朋友嗎?”
  是啊,我脾氣差,還有一個占便宜絕對不手軟的媽,28歲還沒有找到男朋友,不過這和他有關系嗎?他,說到底,就是個跑龍套的小演員罷了。
  當不上演員,他開始做生意,在小區附近的特產市場進了幾箱牛肉干,開了網店,漸漸居然有人買了,不過也有退貨的情況,好幾次退貨,快遞糊涂,退到我家,我媽以為是我在網上買了什么,開了袋子檢查,接下來就全吃了。
  吃完了,說可能是樓上的退貨吧,讓我上樓解釋。我拎著快遞的空盒子,站在門前聽里面有許少的聲音,還有陌生女子嘻嘻哈哈的聲音,不知道應不應該打擾他們。門自己開了,出來一個女子,又出來一個女子,許少站在門前送她們,只穿一條牛仔褲,上身裸露著,他的肩很寬,腰很窄,看起來有些像電視里的男模特。女子看看我,笑笑走了。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把盒子遞給許少:“喏,你的肌肉干。”
  他摸不著頭腦,旋即出了一腦門汗:“是牛肉干吧。”
   “哦,對對。有人給你退貨,寄到我家了,我給你錢。”
  我紅著臉,不敢看他,開始手忙腳亂地掏錢。
   “你別誤會啊。”
   “誤會什么啊?”
   “那兩個女的,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們沒有什么關系。”
  我瞄瞄他全身上下的肌肉干:“沒什么關系,那你穿成這個有傷風化的樣子?”
  “我開網店賣肌肉干,哦不,牛肉干。她們開了一個網店,賣牛仔褲。我拍照很爛,所以請她們幫我拍,作為交換,給她們當牛仔褲模特。不信你去看××網店,里面的男模特全是我。”
  原來你不當龍套演員,改出賣色相啦。
  許少開始纏我了,我覺得他很奇怪,難道我做了什么,讓他覺得我很好嗎?
   是的,他年紀輕輕就出來闖蕩江湖,如今二十有三,正當壯年。姑娘我已經28,標準的奔三女了。
  我學歷比他高,長久的校園生涯讓我連衣服都不知道該怎么搭。如果單戀也算的話,我談過幾次戀愛;如果不算,我就是從來沒有戀愛過。所以其實我是有些自卑的。
  中秋節的時候,老媽讓我叫他下樓,到我家吃飯,說外地人租房子住,踏踏實實開網店不容易,中秋不能讓他一個人過。其實老媽是看到房價漲了,想婉轉地漲他的房租。
  我家并不富,小市民老媽很有眼光,房價低的時候買了樓上的房子,才50平方米,但樓下我們自己住,樓上用來出租,已經很讓人羨慕。
  他幫我媽盛飯、夾菜,給我媽講笑話,我媽笑得不亦樂乎。走的時候他突然拉我到墻角,匆匆忙忙一個吻,那么用力地印在我的臉上:“喬小林,我給你蓋個戳,你就是我的了。”
  就這樣愛了,偷偷摸摸。
  他是外地人,經濟情況很糟糕。老媽一定不同意,就瞞著她。
  下班了我不回家,偷偷上樓和他幽會。
  我說我老了,我比你大5歲,你以后會不會喜歡年輕的,把我甩了?他說不會,一遍遍吻我。“算了算了,就算被你甩了也值,就像花,總算開過。”他說我胡說八道。
  他還是給網店做模特。有一天我在他的屋子里發現一管唇膏還有一些私人的東西,應該是那個來拍照的叫妍妍的女孩的。我問他:“這是什么?”他承認和那個女孩交往過。不過那時候他還沒有為我心動,為我心動后,就再也沒有和那個女孩來往了。我相信。他說什么我都信。
  但是過了大約一個月,那個女孩來找我。“姐姐,為什么這么不公平,就因為我家不是北京的,在北京什么也沒有,就因為他家窮,想改變現狀,就甩我選你嗎?”
  她給我看他們從前一起游玩拍過的親密照片。她說許少親口說了,和我在一起,是為了我媽的房子。愛情是什么?原來在錢和房子面前,愛情什么都不是啊。
  我漸漸覺得別扭,漸漸疏遠許少。
   他打算帶我回南京,見他的父母,我說不用,我比你大5歲,再說了,我是北京人,你不是,我們不適合。
  看得出他有些受傷。
   我去外地出差幾天,回家的時候,樓上的租客已經換人了。老媽說:“我把他趕走了,免得夜長夢多。”
  那天晚上,我夢見他了。是第一次我上樓,他坐在那兒沖我笑。還夢到他把我拽到墻角,在我的臉上蓋了一個戳。在夢里我哭了,我那么想問問他,是不是從來沒有愛過我?
  面對他的時候,我不敢問,害怕聽到那個會傷心的答案。在夢里,我依然不敢問,我告訴自己,不管他是不是愛過我,當他愛過就行了。
  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四年前在北京,我愛過。
  后來我認識了一個男子,結婚了,他去國外打工,打算帶我一起走。
  那天我們去一個餐廳,飯菜很好吃,也很有特色。老公看餐廳自己印刷的宣傳冊,說含著金鑰匙出生就是好,你看我們三十多歲了,什么都沒有,人家富二代什么都有,已經開始創業了。
   我接過宣傳冊,也不算什么富二代,不過是餐廳介紹自己的特色,年輕老板介紹自己的經營理念罷了。宣傳冊的角落有小小的照片,我仔細看了很久,心縮成一團。是許少,里面說他的家族在南京很成功,開連鎖餐廳,他曾經到北京嘗試做別的行業,后來還是決定繼承家業,把餐廳開到北京。
  我在家里上網,找到那個賣牛仔褲的網店,那個姑娘,曾經找過我的叫妍妍的姑娘網店已經做得很大,好幾個皇冠了。我剛說我是誰,她就說對不起,姐姐我騙你了,其實那時,許少真的喜歡你。
  “我見過他的父母來北京,想把他帶回南京。他家里并不是那種很窮的外地人,而是很有錢,他父母反對他當演員,一度斷絕他的經濟來源,所以他看起來才沒有錢。”
   “我要和他在一起,他拒絕,回南京了。他說那時候已經準備帶你回南京見他的父母,沒想到會這樣……這樣也好。”
  “姐姐,對不起。你媽媽知道你們戀愛的事,也是我告訴的。”
  “我漂在北京,太苦了,好不容易遇到他,就是想賭一把。要是賭贏了,你們分開,我能和他在一起,就最好了。”
  我沒有找過許少。生活沒有電視劇里那么戲劇,他遇到“貪財”的我,被我傷了,并沒有像電視劇里那樣自暴自棄,他好好工作,現在也有門當戶對的女朋友。
  只是在我出國前,在他的餐廳門前,我們遇到了。
  他還是從前的樣子,27歲,開奧迪的車子,意氣風發。我從餐廳門前走過,他停下來:“去哪兒?我送你啊。”
  我上了車。
  他說香山的紅葉紅了,帶我去看看。我們一起的時候,曾經計劃過一起去香山,但總有事情耽誤了,沒有成行。他說一個下午的時間剛好夠。
  但是四年后的北京,到處都堵車。我們還沒有出市區,時間到了,他必須回去了。
  他說,就在幾天前,妍妍告訴他過去的事情了。他誤會我了很難過,要是沒有那件事情,或許我們還在一起……
  我突然發現,有些事情,并不是你堅持就能得到,就像我們想去香山,就像我們曾經的愛情和那個已經過期的愛情郵戳。
  
  (王月秋摘自《人生與伴侶》)

推薦訪問:種子 種子
上一篇:上大人|上大人紙牌
下一篇:售房協議書范本_售房協議書格式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