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創和榮氏家族_榮智健:榮氏家族第三代傳人黯然謝幕

來源:思想報告 發布時間:2019-01-04 04:26:06 點擊:

  2009年4月8日,香港最知名的商人之一、榮氏家族的第三代傳人榮智健辭去中信泰富董事長一職。榮智健及其所代表的榮氏家族的命運,一直被公眾高度關注。榮氏家族的故事顯然遠未結束,但榮家的第三代傳人榮智健,已黯然謝幕。
  
  他不僅僅是榮毅仁的兒子
  
  榮智健1942年生于上海,那時榮家正處于內憂外困的艱難時期。
  太平洋戰爭一爆發,日軍開進租界,榮氏企業紛紛被日軍接管,榮家上下焦頭爛額。
  4年后,日本人離開上海。本以為自此天下太平的榮家又遭不測,榮智健的爺爺榮德生被人綁架,榮家前后支付100多萬美元后才息事寧人。
  1949年解放前夕,許多民族資本家商人舉家離開大陸。除了榮德生與榮毅仁父子,榮家人幾乎都跑光了。近的去香港、臺灣,最遠的到了美國和巴西。
  但外面世界的變化,并不影響榮智健在大宅子里衣食無憂地長大。
  榮智健在他的傳記里這撣描述:“我家在上海的大房子是私產,家里有多個傭人和中西菜廚師。父親出入乘坐別克,后來換了一輛奔馳300。”
  1952年,10歲的榮智健第一次開車,開的是父親送給他的一輛紅色皮座的英國singer敞篷跑車。
  1957年,父親榮毅仁在公私合營運動中率先接受改造,并得到當時上海市長陳毅的支持,當上了上海市副市長。
  1959年,榮智健考上天津大學電機工程系,離家北上。1966年,榮智健大學畢業后來到吉林省長白山水電站做技術員。所謂下基層鍛煉。不意“文革”突然爆發,榮毅仁被打倒,榮智健也因此被發配到更加偏遠的四川涼山龔嘴水電站。
  離開了父親榮毅仁的庇護,青年時期的榮智健,過早體會了命運的沉浮。在四川涼山,榮智健一待6年。
  1971年,榮毅仁在周恩來的關照下,調回北京。榮智健也于隨后的1972年來到清華大學電機系,參與華北電力系統的穩定研究。
  1978年,榮毅仁受國家之命,組建中信公司,意在向國際融資。幾乎就在同期,榮智健放棄了清華的研究職位,獨自去香港闖蕩。
  榮智健憑借父親榮毅仁在香港的一些既有財產,從600萬港幣起家。他最早與兩位親戚共同開了一家叫愛卡的電子廠,專門生產集成電路與電腦隨機存儲器,以出口到美國為主。榮智健很快發現,更大的市場應該在內地。
  彼時,大陸正值改革開放初期,消費者從未見過如此物美價廉的電子用品,榮智健的產品成了暢銷品。愛卡越做越好,6年后,被一家美國公司fitelec公司以1200萬美元的高價收購。
  榮智健出走美國創業,做起了電腦自動設計。1982年,榮智健在美國注冊了一家叫做加州自動設計的公司,卻把營銷的目光瞄向香港。此時,正是香港電腦業大啟蒙的時候。榮智健回到香港,游走多方朋友,頻頻在港開辦各種研討會和展覽。港英當局都給他面子,“電腦化”迅速成了香港人的口頭禪,市場很快打開。兩年后,又有一家美國電腦設計硬件的Mentor Graphics公司重金收購了他的公司,榮智健乘勢跳了出來。
  短短幾年,榮智健的個人財產已經升至4800萬美元。
  1986年。榮智健加入香港中信,出任總經理。此時,榮智健已來港多年,早已不是那個初入商界的名門之后,他的一番成績。似乎是為了向外界證明,自己不僅僅只是榮毅仁的兒子。
  
  “榮智健時代”的“商業帝國”
  
  進香港中信,榮智健只有兩個條件,“用人制度自主”和“相當的權力”。
  條件一獲許可,榮智健一系列“收購香港”行動就大張旗鼓地展開。彼時,中英已經簽訂聯合聲明,回歸乃遲早之事,香港內的英資和華資,都在迷茫地尋找出路。
  榮智健第一戰就計劃把剛上市的國泰航空公司納入旗下,他看重的是香港作為進出口重鎮對運輸業的依賴。但是這一計劃遭到了香港中信董事局的否定,因為國泰航空屬于英國太古集團,是外資。
  榮智健憑著“只要認準的事情,就一定堅持干到底,絕不因故輕易放棄”的果敢干練作風,直接北上去找了父親榮毅仁。在榮毅仁的支持下,國務院不僅完全同意他的計劃,還借給他8億的收購資金。
  1987年1月,45歲的榮智健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個收購案。香港中信一躍成為國泰航空第三大股東。
  由此。似乎形成了榮智健日后做事的方式:只要香港中信不聽取他的意見,他就北上直接請奏,而結果,往往會出現戲劇性變化。
  之后,榮智健的收購變得頻繁無比:1990年,收購港龍航空,成為第一大股東;1990年收購香港電訊,成為第二大股東。1991年,榮智健用鐵腕手段,以40億元資金收購了資產值70多億元的恒昌企業。
  收購恒昌,也充分顯示了“榮公子”善于交際、借力打力的斡旋本領。
  榮智健向以高超的高爾夫球技而聞名香港華人圈。而全資收購恒昌,也憑借了榮智健在高爾夫球場與李嘉誠的一次洽談。據香港商界傳聞,榮智健收購恒昌之前,買下泰富并經過資本運作上市成功的過程,均受惠于李嘉誠的幫助和指導。
  傳聞,當某次高爾夫球場上榮智健與李嘉誠對桿時。有些開玩笑地說:“如果球進洞了。我就買下恒昌。”身為榮毅仁好友的李嘉誠由此順水推舟、成人之美,主動出讓了恒昌的股份,并動員鄭裕彤等其余股東讓出股份,成就榮智健的收購。
  通過一次次蛇吞象的收購舉措,榮智健時代的中信富泰的商業帝國版圖遼闊,從房地產、貿易到隧道、再到民航、發電,包羅萬象。
  很難說是不是因為榮智健特殊的政商身份,使其他商人給其禮遇。不僅李嘉誠、鄭裕彤、郭鶴年等代表華資的香港頂級富豪曾在關鍵時刻助他一臂之力。許多英資企業也頻頻向榮智健示好。在香港,榮智健是風頭人物,人人欲通過他打開一條通往內地的光明大道。
  而榮智健最令人們意想不到的,是1996年,向中信集團董事長王軍提出分家請求。此時,父親榮毅仁已經成為了國家副主席。
  當時中信集團內部高層。沒有人相信王軍會同意榮智健的請求。但結果以榮智健為首的中信泰富管理層獲得了25%的股權,而榮氏也一躍成為中信泰富第二大股東。
  坊間廣為流傳的一種說法是:他巧妙地利用了1997年香港回歸的背景,表示放股管理層,可以體現中央對香港的靈活態度,展示一個認同世界規則的中國政府。
  在對中信泰富實施管理層收購后的第二年,榮智健就遇上了亞洲金融危機。據悉,當時他就不得不求助于北京的中信集團,而中信集團也出手以10億計的港元幫助中信泰富渡過難關。
  2002年開始,榮智健登上了中國首富的位置。他由此頻頻進入公眾視野, 張揚其個性。
  
  “我決不想過清教徒式的生活”
  
  作為家族第三代傳人的榮智健,與李嘉誠等富豪的勤儉不同,生活較為豪放。完全西化的行事作風,雖令香港人士對中資企業的觀感改變。但仍引來不少“揮金如土紈绔富豪”的議論。
  榮智健曾明確表示:“我決不想過清教徒式的生活。”他喜歡過豪華生活,愛開豪車、住大屋、吃大餐。
  個人生活喜好別人無從議論,不過榮智健“在商言商、不熱衷慈善”的形象,在香港人心中已經扎根。
  榮智健近年來多次榮登福布斯和胡潤中國富豪榜榜首,但是,榮智健在中國富豪慈善榜上卻“默默無聞”。在2004年福布斯大陸富豪榜上,榮智健家族以控股中信泰富14.9億美元榮登榜首,約合人民幣120億元。他每一次被評為首富的同時。都會帶來一些港媒的指責,甚至有評價認為,假如評一個中國富豪奢侈榜,他還可以再奪一冠。
  他的奢侈紀錄也被很多人津津樂道:比如,榮的座駕是日本皇室用的President,榮還擁有私人專機和私家森林;為滿足女兒出海暢泳的愛好,榮智健特意購買了價值逾千萬港元的新游艇;在英格蘭的別墅原主人是英國前首相麥克米倫。
  榮智健也是唯一一個會在周末帶著私人廚師到歐洲莊園享受生活的大陸富豪。他在英國倫敦的私人馬場里,養著4匹冠軍級名馬。
  這種作風顯然迥異于他的父親。曾經是國家副主席的榮毅仁,1998年退休后與老伴在北京一問四合院中安靜地度過晚年。他們的睡床由一張單人木床與雙人木床拼成,雙人床竟是榮智健結婚時用的。其他家具也都是不配套的老家具。平時飯菜以家常菜為主,基本是三菜一湯。榮毅仁愛吃蹄膀,但一只蹄膀要吃好幾頓。
  在氣度和做人方面,望族公子榮智健并不如他的祖輩們。榮氏家族向以“興資助學、好善樂施”的家風良德而被家鄉后代敬仰。其祖父榮德生,曾在無錫市開辦8所小學,后又創辦了公益工商中學和江南大學,還捐資建造了“江南第一大橋”無錫寶界橋。
  曾有無錫學者為榮德生的公益事業立傳,竟寫了厚厚一本。而對于榮智健來說,人們對他的了解。更多來自他征服香港。挺進大陸,走出國門繼續并購不絕的野心。
  2008年10月,中信泰富在港交所公告,為了降低西澳洲鐵礦項目面對的貨幣風險,簽訂若干杠桿式外匯買賣合同而導致虧損。根據中信泰富發布的2008年業績,中信泰富2008全年因此合同直接帶來稅后虧損146.32億元港幣。榮智健曾擁有銜玉而生、大起大落、叱咤政商、且富且貴的人生,然而,面對中信泰富驚人虧損和股民的萬般指責,他不得不抱憾辭職。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榮氏家族第三代傳人就此黯然謝幕。

推薦訪問:班會 班會 班會 班會
上一篇:“海選干部”離民主政治有多遠 海選干部
下一篇:【縣委書記談怎樣當好縣委書記】如何當好縣委書記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