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迷戀”:一種扭曲的愛:《希爾伯爵扭曲的愛》

來源:實習自我鑒定 發布時間:2019-02-24 04:09:12 點擊:

  關鍵詞:《呼嘯山莊》 愛情 暴力迷戀 希斯克利夫 凱瑟琳   摘要:自1848年勃朗特的小說《呼嘯山莊》出版以來,引起評論界廣泛關注,其中不乏對主人公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之間愛情的分析與探討。本文主要通過文本細讀分析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情感歷程,找出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扭曲的病態愛情觀的形成因素,從而得出他們之間是一種“暴力迷戀”的結論。
  
  英國女作家艾米麗?勃朗特的傳世之作《呼嘯山莊》在文學史上奠定了她不朽的地位,數個世紀以來評論家們發掘了這部小說中數不勝數的閃光之處,從敘事結構到人物性格,從語言風格到主題意義等等。但是《呼嘯山莊》是一部地地道道的愛情小說,故此其核心主人公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之間的愛情更加引人注目。其實他們之間的戀情遠遠要比傳統意義上的兄妹戀復雜得多,那是一種暴力式的迷戀,是希斯克利夫認識自我價值的必要途徑。
  希斯克利夫深深迷戀著凱瑟琳,在他心中,凱瑟琳是個不折不扣的偶像。這并不奇怪,因為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在性格方面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他們兩人在某種程度上說幾乎是各自的翻版,這樣的“自我”實體之間必然相互深深吸引。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的狂野性格都是與生俱來的,伴隨著這份狂野的是他們的毫無畏懼。他們都熱愛自然,憎恨禮教約束。雖然因為蔑視基督教兩人都受過懲罰,但他們依舊一如往常對教規大肆嘲笑。他們都擁有天生的勇敢。凱瑟琳被狗咬傷后她默不作聲;希斯克利夫感染了麻疹雖然痛苦不堪,但他依舊是不聲不響。在凱瑟琳看來,希斯克利夫是狂野自然的化身,“他給予她的友情開啟了通向自由的新徑”。從希斯克利夫那里獲取的自由使得凱瑟琳沒有了羈絆,也使得她從高高在上的社會階層得以脫離,同時也疏遠了凱瑟琳和其家庭成員們的距離。她和希斯克利夫共處的世界是與世隔絕的世界,是天真無邪的自然世界,那里沒有世俗的約束,一切都是自由、隨意的。這種追求向往靈魂的契合將他們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希斯克利夫迷戀凱瑟琳的原因也是部分由埃德加?林頓造成的。就是在凱瑟琳面臨希斯克利夫和林頓兩者之間的選擇時,矛盾滋生了。凱瑟琳最終由于無法接受身份與地位的懸殊這種殘酷現實而背棄了自己的信仰,拋棄了希斯克利夫。林頓性格溫順,家境殷實,看似個好丈夫。然而他對凱瑟琳的愛缺乏激情,遠遠比不上希斯克利夫的癡迷。林頓家的客廳布置的“金碧輝煌,鋪滿了緋紅色”。這種浪漫顯示出林頓的庸俗,因為他的愛是物質的、是狹隘的。相比之下,希斯克利夫的愛才是無拘無束、狂野不羈的。這更符合凱瑟琳的性格。她自己曾經這樣評價過兩位追求者:“我對林頓的愛就好比林中的樹葉,時間會改變它……我對希斯克利夫的愛卻好似地下的巖石永久不變……我就是希斯克利夫。”《這表明凱瑟琳將希斯克利夫視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而林頓卻排斥在外。
  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愛是勝過一切的,她不僅是他的密友,更是他的親人和知己。在恩簫家中,她是唯一能認同他自然率性的個性的人。因為有了她的支持才堅定了他崇尚自然的性格。他不在乎金錢與地位,討厭自私的林頓兄妹。在他眼中,與凱瑟琳共享自由是他最大的快樂。他對凱瑟琳的迷戀極其明顯:“她比世上所有的人都優越――優越得多!”正是因為他們都共同擁有那種勇敢、追求自由的天性,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才彼此崇拜,視對方為唯一。
  然而,當戀情變得扭曲變形的時候,悲劇上演了。之所以說希斯克利夫的愛是變態的愛,主要因為他沒有顧及到凱瑟琳的情感和感受。他殘酷的復仇行為對凱瑟琳的傷害遠遠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林頓與辛德雷都是凱瑟琳的親人,可是被復仇欲望沖昏了頭腦的希斯克利夫不再顧及一切,將仇恨化成了動力,瘋狂地去奪取呼嘯山莊和畫眉山莊。他清楚當年令他愛情失敗的原因就是缺乏財富與地位,于是他拼著命要擠進那個曾經拋棄過他的社會階層。在他心中那份來自金錢地位的傷害是永遠的痛,無法化解。雖然最終他成功了,復仇的目的達到了,可是他的做法打破了凱瑟琳平靜的生活,加速了她的死亡,正是他對她的迷戀害死了凱瑟琳。
  如果說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愛是激情澎湃的。那么不得不說他對她的愛也是暴力的、邪惡的。盡管讀者都會被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癡迷的愛所打動,但是他們之間的愛并非充滿著幸福與溫情。他們之間的愛充斥著古怪異常,仿佛來自不同世界的人聚到了一起。奈麗說他們兩個在旁人眼中,是可怕的一對。凱瑟琳會撕扯希斯克利夫的頭發,希斯克利夫又會在凱瑟琳的手臂上留下淤青。他會如同“瘋狗一般。帶著貪婪嫉妒一把把她拽到身邊”。凱瑟琳死后。她就如同希斯克利夫的獵物一般,我們只能聽到他的怒吼:“你在痛苦中醒來!……凱瑟琳?恩簫,只要我活著,你就永世不得安寧。你說是我害死了你,那你的鬼魂快來找我報仇啊!被殺的人不是都化成鬼來找殺人犯嗎?就怕你不來,把我一個人扔在這永遠見不到你的深淵之中。”這份來自內心深處的悲傷禱告令讀者動容,盡管他犯下了滔天罪行,我們依舊為他那份無助的愛而嘆息不止。但他對凱瑟琳的愛不是給予關愛與幸福的愛,而是一種扭曲的愛,暴力的愛,變態的愛。
  凱瑟琳的死并未換來矛盾的化解和寬恕之心,反而使得希斯克利夫的暴力迷戀變本加厲,一發不可收拾。他的愛更加扭曲,變成了殘酷的恨。作為報復手段,他甚至強迫兒子去勾引凱瑟琳和林頓的獨女凱西,目的僅僅是為了奪取林頓的家產。復仇的過程給了他病態的滿足感。仇恨使他沖昏了頭腦,這種仇恨又植根于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愛,只不過這種愛的本性變質了,是一種典型的“暴力迷戀”。
  希斯克利夫性格古怪沉悶,他的面部表情僵硬。在他臉上永遠看不到絲毫的喜悅。這導致讀者摸不透他的內心,但是由他的“暴力迷戀”式的愛情引發的錯位價值觀卻是顯而易見的。他的滿足感和幸福感是非常規的,是格格不入的。他瀕臨死亡時,滿腦滿眼都是凱瑟琳的身影,這是一種幻覺,對未能擁有與現實產生強烈反差而導致的幻覺。人們看到他的眼神,是迷離的眼神,是充滿著快樂與痛苦沖突的眼神。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迷戀使他越來越瘋狂,同時也把他越來越拉離現實世界。這可能意味著希斯克利夫與另一個世界中的凱瑟琳卻越來越近了。當希斯克利夫見到哈里頓和凱西在客廳的時候,他感到震驚,因為他仿佛看到了童年時代的他和凱瑟琳。如果此時他破壞兩個年輕孩子的愛情,也就意味著他將把自己的愛情與理想徹底毀滅。這份超越現實、超越常理的扭曲的愛最終把希斯克利夫引向了極端。
  在死亡面前,希斯克利夫毫無畏懼。他深知自己的罪行只能在他死后將他帶往地獄去洗滌罪惡。但是這令他感到滿足,甚至有點向往,期待它的早日到來,因為地獄對他來說是“天堂”。臨死前他說道:“我就快到達我的天堂了。”他覺得無論任何人,哪怕是上帝、撒旦都無法將他與凱瑟琳分開。的確,在內心深處,他們會認為他們彼此是為對方而生的,這份篤定與執著不容動搖。這種神秘的“迷戀”使得他們彼此分享這一切,包括生與死!也恰恰是這份愛的“暴力”抗爭,讓他們戰勝了對死亡的畏懼,從死亡中獲取了永久的“結合”。希斯克利夫渴望死亡,因為活著只能讓他們繼續陰陽相隔,無法團聚。他認為死亡可以使他們靈魂結合,他堅信凱瑟琳鬼魂對他的騷擾是為了他們能夠平和地相守、相愛。那么唯一的永不分離的辦法就是他們都逃離這塵世,去極樂世界長相守。在小說的結尾,人們發現凱瑟琳和希斯克利夫的靈魂成為了食尸鬼,在山莊附近徘徊。由此看來,他們的暴力戀情并沒能讓他們去天堂團聚,這種地獄式的生活才是他們所滿足的圓滿“天堂”。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扭曲的“迷戀”不僅毀了愛人,也要了他自己的命。
  總之,希斯克利夫傾慕凱瑟琳狂野自然的天性,正是他對凱瑟琳瘋狂的癡迷與暴力的迷戀加速了凱瑟琳的死亡。結果他自己也由于過度想念愛人而早早離世。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暴力的迷戀誤導他對任何企圖阻止他們在一起的人或物都要給予徹底的、打擊性的報復與摧毀。他們的感情不是戀人之間的愛情,更不是兄妹之情,而是一種扭曲的、病態的占有欲望。他們之間的愛情基礎不是美麗的外貌,也不是物質金錢,更不是性欲誘惑,而是一種變態的強制的彼此擁有。凱瑟琳說“我就是希斯克利夫”,希斯克利夫也視凱瑟琳為另一個“我”。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希斯克利夫對凱瑟琳的暴力迷戀構成了這部經典小說情節中最精彩的一個環節,這種愛不僅普通讀者能夠感受到,也是小說人物對自我天生性格識別的重要標志。
  
  參考文獻:
  [1]Brown,Mary,A Research on the Passionate Love of
  Catherine and Heatheliff [M],New York:Manhattan Press,1997
  [2]王長紅,中外名著人物點評[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5
  [3]張庭,悲劇愛情[M],西安:安交通大學出版社,1986
  
  (責任編輯:水渭)

推薦訪問:種子 種子 種子
上一篇:[求真務實 重在實效 努力開創老齡工作新局面]努力開創宣傳思想工作新局面
下一篇:迷宮敘事――劉恪先鋒小說的敘事模式研究_心迷宮百度百科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