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改殺死多少地主富農 [“土改”中地主富農的際遇]

來源:考察報告 發布時間:2018-12-19 04:56:21 點擊:

  建國后“土改”對地主、富農簡單一刀切的做法,并不純粹來自于意識形態,在很大程度上也與中共的現實考慮相關聯。   不容否認的是,這種大刀闊斧,快刀斬亂麻的解決辦法,對于根本改革農村社會具有神奇的效果,而且幾乎極大地便利了各國共產黨人為迅速創立和發展本國現代工業獲取原始積累
  
  新中國的“土地”改革,從根本上顛覆
   了傳統的中國農村社會。在這場天翻地覆的大改組、大變革中,無數無地、少地的農民一度獲得了寶貴的土地,他們成了新政權的擁護者,而原來處在農村社會中上層的地主、富農階層則成為了這場社會大變革的犧牲品。
  中國的地主、富農緣何會成為革命性“土改”的對象,他們在這場“土改”運動中的實際境遇怎樣?為何在失去了身為地主富農賴以存在的資本之后,他們依舊不能改變自身的成分,并因此長期被排斥在整個社會之外?
  
  “土改”的前蘇聯棋式
  通過大規模的土地改革運動,運用暴力手段,剝奪地主的土地財產,以滿足貧苦農民生產和生活的需要,來解決農村中生產資料占有和貧富不均問題,發源于俄國的“十月革命”,并逐漸成為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共產黨在革命中和革命勝利后共同效仿的做法。
  不過,經過幾十年之后,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取得突飛猛進的發展,人們意外地發現,在農村,當年那些地主、富農并不都是剝削成性、好逸惡勞;他們與農民的關系,也并不都像教科書里講的那樣緊張;他們的財產也并不都是憑借盤剝欺詐而來;他們中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是經營生產上的能手。
  前蘇聯的土地改革,首先通過暴力的手段剝奪了貴族大地主及其相當部分富農的土地財產,以滿足普通農民的土地要求。當發現此舉不能有效地獲得農業剩余以發展工業之后,斯大林采取了集體化的措施,強行將農民納入到國家計劃經濟的控制之下,以犧牲農業的辦法促成了工業的飛速發展。但同時,前蘇聯的農業增長及其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卻因此長期停滯不前。
  中共的土地改革及其集體化的措施照搬了蘇聯的模式,也因此在相當程度上步了前蘇聯的后塵。在城市居民生活長期保持低工資、低消費的同時,廣大農村的農民則為保證工業和城市計劃發展的需要,不僅超常奉獻,而且在身份上淪為了“二等公民”。
  前蘇聯做法不盡可取,最主要的還在于它并不真正適合中國的國情。這種辦法導致中國農村中相當一部分生產經營的精英,乃至他們的子孫,都成了政治運動的犧牲品。為了加速工業的發展,實行土地改革,破除地主土地所有制,尤其是把大地主手中的土地國有化,或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然后推動其合作化,都是理當實行的改革步驟。但是,忽視中國占統治地位的是小農經濟和小土地所有制這一事實,簡單地把中國看成與俄國一樣,相信土地已經高度集中,必須徹底消滅地主階級,才能把農民從地主土地占有制的壓迫下解放出來,卻多少有些脫離了中國的具體國情。
  實際上,與前蘇聯不同的是,在中國的農村,雇工耕種在中國并不是近代有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以后富裕農民才有的一種專利。恰恰相反,中國不少地方擁有田地的農民,大都有雇工的習慣。一般農民多雇短工、零工幫忙,在鄉地主或富裕農民則往往會雇上一個或幾個長工。這一點古今并無多大改變。
  
  地主富農的命運
  在中國,被劃成富農,遭受到和小地主一樣命運的富裕農民有多少?據《中國革命中的富農問題》(1957年出版)的作者王傳驥估計,中共建國前后富農應占農村人口的5%,即有2000多萬人。據學者郭德宏估計,富農應占農村戶數和人口的5.67%,也就是應當超過2500萬人。加上前面按5%的農村人口計算的2250萬地主分子,這兩部分人口的數量,就達到了4500萬上下,幾乎接近于全國1949年農村人口的1/10了。
  在中國明顯的小農經濟和小土地占有制的情況下,要把農村人口的10%劃為階級敵人,它所帶來的問題是顯而易見的。除了樹敵太多,會造成自身嚴重的不安全感以外,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多數農戶都是小土地占有者,都難免會有這樣或那樣的所謂“剝削”行為,因而劃起階級來勢必會難以區分,導致極大的主觀隨意性,造成土改運動中更大范圍的傷害。
  1950年3月7日的《中共河北省通縣地委關于新區“土改”工作幾個主要經驗的報告》中指出,新區“土改”幾乎各村都有劃錯成分情況,有些還相當嚴重,“究其原因不少地方是村干部有‘左’傾情緒,而故意提高成分。但更重要的原因則是村、區干部,甚至縣干部對劃階級不熟悉所致。”香河縣“大田村高洪山剝削量只占總收入的23.2%,亦宜布為富農,楊廠村孫殿元六口人六十二畝地,有一人參加主要勞動,雇半個活,忙時令其外甥幫忙,給劃成地主。其本人不同意,工作組的同志強令其按手印。西王各莊劉鳳祥是個瞎子,被劃成地主后不同意,向工作組詢問時竟被捆起來送區扣押。”
  被定為地主、富農或其他什么有“剝削”的成分,對“土改”期間的農戶實在是命運攸關的大事情。可能遭遇難以想象的災難性后果。自1947年“土改”中亂打亂殺的錯誤發生后,中共中央曾再三檢討并三令五申反對亂打亂斗,甚至連分浮財、挖地財這些可能導致亂打亂斗的做法,都有所限制。但中共中央最關心的并不是分配土地財產,而是發動農民群眾,斗倒斗臭農村舊勢力,以樹立新政權的領導權威,因此,它非常清楚激發貧苦農民對舊勢力的仇恨的極端必要性。正是這種態度使得中共中央反對亂打亂殺的規定很難有效地貫徹執行。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的爆發,特別是10月間志愿軍入朝作戰,對中國政治產生了巨大的沖擊。10月中下旬以后,毛澤東開始放手在全國推動鎮壓反革命運動。11月,毛澤東又緊接著全力督促廣東、廣西、福建等省立即開展全面的“土改”斗爭。
  中共華東局一向注意反對“左”傾偏向,這時也開始強調放手。據中央政策研究室報告:從12月初華東局宣布放手后,運動馬上蓬勃展開,但僅僅半個多月,不少地方就“出現了亂抓亂打的過‘左’現象。如蘇南奉賢、浙江嘉興等地都有一些被吊打罰跪的情形,或者把大批地主不必要地看管起來。”
  1951年5月10日,中共中央鑒于各地“土改”走向尾聲,發出了一個關于“土改”后安置地主就業的指示。指示要求各級干部在土改完成的地區,勸說農民“主動地向那些表示服從的地主和緩一下”。這一指示沒有得到各地的擁護和響應。相反,華東局因此提出了一個與上面的指示完全不同的管制和改造地主的文件。內稱:“為了防止地主反攻復辟……必須對他們提高替惕,并嚴格地進行管制,不能稍有麻痹懈怠。”“在對地主管制期間,應強迫他們參加勞動和經常對他們進行政治教育同時并進。鄉人民政府和鄉農民協會,應近期按期召集地主訓話,檢查其勞動改造及遵行管制規定的情形。”
  對于華東局的這一文件,中共中央亦不能不表示贊同,并轉發各地參考執行。來自地方上的這種報告看多了,毛澤東、劉少奇等人的看法也很快就變過來了。開始修正原定地主勞動滿5年、富農不剝削滿3年就可以給他們公民權的決定,毛澤東后來甚至根本反對輕易給地富分子“摘帽子”。他表示說:“過去規定摘地主帽子一般是三、五年,現在看來,恐怕要到30到50年。”
  至此,中國的地主富農問題一直到改革開放之后才得以徹底解決。
  (《世界博覽》2010年第10期)

推薦訪問:心窩 心窩 心窩 心窩
上一篇:黨支部每年為黨員過政治生日 魯網黨支部為黨員過“政治生日” 重溫青春年代入黨誓言
下一篇:裘沛然醫論醫案集【裘沛然:最后的儒醫】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