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孔子墓蒙難記:冀中女八路軍泣血蒙難記下

來源:教研總結 發布時間:2018-12-29 05:11:59 點擊:

  山雨欲來   1966年8月23日,曲阜縣政府接到消息,外地的紅衛兵即將沖過來,他們正一路打砸,毀壞文物。曲阜一中的學生們在孔廟大門上貼出了“緊急行動起來,防止階級敵人的一切破壞活動”的標語,并將本來開放的孔廟東華門、西華門和南門封了起來。許多農民來到孔府門口站崗。
  此時,曲阜縣委書記李秀公開演講,說“三孔”是國務院明文規定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破壞它,就是破壞國家財產,干擾斗爭方向。他后來回憶,當時的想法是,幾天的破壞,幾百年也恢復不了。
  曲阜城處于高度戒備狀態之中。不料,曲阜師范學院的部分紅衛兵行動了,他們一路高呼“打倒孔老二”“徹底搗毀孔家店”的口號蜂擁而來。
  在孔府門前,文管會工作人員把紅衛兵們攔住了。時任副縣長王化田站出來,指著國務院立的文物保護單位的碑說:“你們好好看看,誰要在這里搞破壞,是觸犯國家法律的。”
  一個紅衛兵上來就問:“你是做什么的?” 王化田自報家門:“我是王化田,是副縣長。”誰知,他的話音未落,學生們便高呼“打倒王化田”,“打倒孔老二的看家狗”。
  “孔墳可以挖掉”
  在曲阜,譚厚蘭這個名字很出名,因為她是當時“討孔”的干將,是“井岡山戰斗團”的負責人。
  譚厚蘭是北京師范大學“調干生”,曾被抽調到《紅旗》雜志幫忙。由此,她結識了林杰。林杰是當時《紅旗》雜志的工作人員,文革初期的風云人物。林杰曾這樣對譚厚蘭說:“我給你介紹一個地方,除了大慶之外的一個好地方――山東曲阜,到孔老二的老家去造孔老二的反。”林杰接著說:“你們應當率先在文化大革命中起來造這個反。”譚厚蘭回答:“我們去,我們一定去!”
  1966年11月11日,時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從北京打來電報,指示“孔廟、孔府、孔林不要燒掉”,但“孔墳可以挖掉”。同一天,時任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戚本禹打來電話:“漢碑要保留,明代以前的碑,也要保留。清碑可以砸掉。對孔廟可以改造,可以像‘收租院’那樣。孔墳可以挖掉。可以找懂文物的人去看一下。”
  譚厚蘭制定了行動計劃,同時派出兩支“先遣隊”,分別對山東省委、曲阜縣委進行“火力偵察”。
  為了阻止紅衛兵破壞“三孔”,曲阜人用大木箱將孔府門前的石獅子整個罩起來,外面再貼上毛主席像,還寫上標語,以為如此一來,誰也不敢去動了,更別說砸了。
  但這樣的努力在反孔風潮中不堪一擊。11月12日下午,“全國紅衛兵徹底砸爛孔家店樹立毛澤東思想絕對權威革命造反聯絡站”宣告成立,標志著北京師范大學紅衛兵與曲阜當地紅衛兵組織聯合陣線的形成。
  11月13日,孔府大門被迫打開,工人、干部、學生、從幾十里外坐著毛驢車趕來的鄉下老大娘一擁而入。
  11月15日,孔府大門前舉行“徹底搗毀孔家店誓師大會”,國務院1962年立在孔府門前、寫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石碑被砸碎了。會后,紅衛兵們分頭沖進孔廟、孔林、周公廟,砸碑、拉匾、搗毀塑像。有人從孔子像中掏出了一部線裝古書,這是一部裝禎考究、古色古香的明版《禮記》。緊接著,人們又從孔子、以及包括顏回在內,被稱作是“四配” “十二哲”的孔子門生塑像肚里紛紛掏出了線裝的《周易》、《尚書》、《詩經》、《春秋》、《論語》、《孟子》等書。擠不上神龕的紅衛兵,便將那些摔落在地上的至圣先賢們的頭顱像踢足球一般踢來踢去。
  挖墳動用了雷管和炸藥
  1966年的11月29日,譚厚蘭帶領北京來的紅衛兵去扒孔子墓,孔子墓周圍擠滿了人。墓前,那塊高大的墓碑上涂滿了口號,紅衛兵們把一根粗繩套在墓碑的上端,人員分成兩隊,一隊拽住一邊的繩子,等待著號令。接著,高音喇叭響起來:“扒墳破土儀式現在開始!”巨大厚重的“大成至圣文宣王”碑被拉倒,摔在碑前的石頭供桌上,斷為兩截。
  革命小將為了更快地掘開墓穴,還動用了雷管和炸藥。孔子的墳被炸開,墳冢上黃土飛揚。
  墓中共扒出了5具尸體:孔祥珂及夫人,孔令貽及其妻妾。尸體剛出土時保存還很完整,但很快被紅衛兵和農民的鐵鉤戳破,“尸體便像撒了氣的皮球一般迅速地癟下去”。紅衛兵們往樹上系繩子,然后將尸體吊起來。
  據當年的一位見證者說,“挖出來的幾具尸體在那里放了五六天的樣子,每天圍觀的人都絡繹不絕。后來一天晚上,弄到孔林東南角的一個土坑里燒掉啦。主要是覺得每天都有很多人去看尸體,不太好。”
  紅衛兵挖墓后,當地的村民就開始瘋搶墓里的陪葬品。最為夸張的是,一位曾被指派去保護孔林的村干部,后來帶頭領著人去挖。紅衛兵們這時曾想阻止挖墳的擴大化,但已經無力控制,村民們眼里只有金銀,誰來阻擋,就是一頓暴打。
  當時從大小孔家子孫的墓里挖出來的金銀珠玉不計其數,銀行來收金銀,96元一兩,前后收了30多萬元。一同被挖出的玉石,因為不收購,所以被村民視為廢品,被孩子們拿去玩耍。
  直到1979年,國家重新修復孔子墓,曲阜文管會讓人幫助尋找孔子墓碑。結果,在附近社員家里,找到了上百塊散落的碑塊。現在孔子墓前的碑,就是這些石塊拼在一起的。
  浩劫中,也有人努力保護國寶。曲阜市文物局副局長項春生告訴記者,“文革”后,當地開始組織修復孔廟里的斷碑。幸運的是,早年的碑文拓版被人完整地保留下來,成為后來修復“三孔”古跡的依據。

推薦訪問:班會 班會
上一篇:世界著名的風景河――百里漓江_百里漓江百里畫歌曲
下一篇:水鄉古鎮同里:同里水鄉古鎮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