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齡不葬中山陵:中山陵葬了些什么人

來源:教學反思 發布時間:2019-02-25 04:50:42 點擊:

  在南京中山陵的附葬諸墓中, 廖仲愷與其夫人何香凝的合葬墓, 面積不大,但風格卓異,引人遐思。   廖仲愷遇刺中彈身亡于1925年 8月20日上午,距孫中山辭世還不到 6個月,時年48歲;當時他的夫人何 香凝46歲(長宋慶齡14歲)。47年 之后,1972年9月1日,何病逝于北 京。依照她“生同寢,死同穴”的遺 愿,靈柩運往南京與廖仲愷合葬。
  廖仲愷夫婦都是最早的同盟會 會員,是中山先生最親密的戰友和 助手。據記載,中山先生彌留之際, 曾親囑何香凝:
  “我死后,請善視孫夫人……”
  聽到肯定的回答后,孫中山握 住何的手:
  “廖仲愷夫人,我感謝你……”
  共同的遭遇、經歷和事業,使宋 慶齡與何香凝的“命運如此緊密地 交織在一起”,其關系無論公私都非 同一般。何的子女從小就尊稱宋為 “叔婆”或用英語稱之為“安娣”。
  何香凝逝世9年之后,宋慶齡病 逝于北京。在逝世前半個月,她被授 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名譽主席稱 號。有人猜測,她是否會與何香凝一 樣合葬中山陵?
  出乎猜測者的預料,她的遺體 火化的第二天,骨灰就用專機運往 上海,安葬于萬國公墓的宋氏墓園。
  這么做完全是出于尊重她生前 的囑托、安排。
  在她逝世前3個月,被她一直尊 稱為“李姐”、16歲就到她身邊幫助 料理家務達53年之久的李燕娥因病 逝世。宋慶齡囑咐李的骨灰與她的 骨灰要葬在一起。在她為此給私人 秘書的書面指示中,…‘畫了一個草 圖,標明李姐和她自己墓碑的位置 應在她父母合葬墓的左右等距,都 平放在地上”。
  宋慶齡為什么沒有提出與孫中山 合葬或附葬于中山陵?廖承志在《我 的吊唁》一文中解釋說:
  ―
  她一生地位崇高,但她從未想過 身后作什么特殊安排,臺灣有些人 說,她可能埋葬在南京紫金山中山 陵。她想也不曾想過這些。中山陵的 建造構思,她不曾參與過半句,也不 愿中山陵因為她而稍作增添,更不 想現在為此花費國家、人民的錢財。
  廖承志的解釋并沒有引用宋慶齡 的原話。
  看來,個性嫻靜、內斂,思想卻 絕不封閉、膚淺的宋慶齡,給研究者 們留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謎。
  宋慶齡把她身后的安葬看成“私 人的事情”,安排與她的父母及家人、 與終身為她服務的“李姐”葬在一 處,符合她的思想和性格的邏輯,是 可以理解的。
  不過從世俗的眼光看,將逝的生 命渴望回歸本原,渴望“落葉歸根”, 也是“圣人弗禁”的常理常情。北方 有句俗話,女兒是母親的“貼身小棉 襖”。宋慶齡懷著某種歉疚之情依戀 雙親,尤其是她的母親。已年過80 時,她在一封私人信函中回憶自己22 歲時在上海不辭而別(據愛潑斯坦 考證,她只是“偷偷地溜出了屋子”, 不存在“陽臺加梯子”那種浪漫故 事),投奔流亡日本的孫中山并舉行 女昏字L:
  我的父母看了我留下的告別信后,就乘下一班輪船趕到日本來,想勸我離開丈夫,跟他們回去。
  我母親哭著,正患肝病的父親 勸著……
  盡管我非常可憐我的父母――我也傷心地哭了一一我拒絕離開我的丈夫。
  1931年7月23日,宋慶齡母親病逝于青島,流寓柏林的宋慶齡立即啟程回國。在火車上,當她聽一位親戚講述她母親患病及去世的經過時,十分悲痛,“幾乎哭泣了整整一夜……”
  1949年,當“政治彌留”之際的 國民黨當權派出于一望即知的目的, 竭力宣揚孫中山早巳與之離婚的前 夫人盧慕貞才是惟一的、真正的孫 夫人時,傳聞說宋慶齡表示:“他們 可以說我不是孫夫人,但沒有人能 否認我是父母親的女兒。”愛潑斯坦 分析說:“這可能是最早透露出她的 一種想法,這種想法使她在病危時 提出同她父母葬在一處的要求。”
  對宋慶齡刺激最深的還是“文革” 破四舊時,上海的紅衛兵“砸爛”了 她雙親在萬國公墓的墓地,“推倒石 碑,把墓中骸骨挖掘出來,實行‘暴 尸”’。《宋慶齡傳記》述:“墓地遭破 壞的照片從上海寄到北京時,宋慶齡 身邊的工作人員第一次看到她精神上 支持不住而痛哭起來。廖夢醒把這些 照片送給周恩來,周下令上海市有關 部門立即將宋墓修復,并在竣工后拍 了照片寄給宋慶齡。但并沒有全部照 原樣修復。原來的墓碑上列著所有6 個子女的名字,而新墓碑上只有宋慶 齡一人。……‘文化大革命’告終之 后,又重新換了墓碑,完全復原。”
  宋慶齡生命歷程的最后兩三年是中國近現代史上又一個最有希望的年代。1979年2月,她在寫給一位美國友人的信中說:
  民主和法制開始占上風并顯示 出來……最近舉行的黨的三中全會 是一大勝利。
  身處最高層的這位滄桑老者,即 使乘風破浪之際,也難免對前程的 波詭云譎不無隱憂甚至有某種焦慮。 在同一封信中,她對現實社會的一 些制度性弊端直言不諱:
  除非我們改善目前的干部委派 制度和教育制度,我敢肯定,我們為 現代化所作的努力將告失敗!
  任何集體的利益都必須允許有個人的自由和選擇。
  也許瀕危之際的宋慶齡感慨于自己的愛侶和導師的身后命運,以歸葬家族墓園的至囑,含蓄又確定無疑地表示了自己對民族性痼疾的決絕乃至警示?
  (陳賢摘自《南方周末》)

推薦訪問:你覺得現在自己的實際收入甚至賬面收入減少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你覺得現在自己的實際收入甚至賬面收入減少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上一篇:【怎樣看待“文學青年”?】 如何看待佛系青年800字
下一篇:[人格境界的詩意想象] 追求精神境界,向往理想人格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