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的劫持應激:制一個家庭獎罰表有圖

來源:教學反思 發布時間:2019-02-03 04:19:47 點擊:

    “啪?啪!”飯桌上,敏敏抓起啃得光光的雞骨頭,對著爸爸“開槍”。“警察就是拿槍把他打死的。”敏敏漫不經心地說。   
  不是拍電影
  
  敏敏正在睡午覺,李文慧做完家務,坐下來休息。丈夫還沒有回家,屋子里很安靜,李文慧享受著片刻清閑。突然,她的心好像用力收縮,恐懼感包裹全身,眼前像是張開一張銀幕,劫持者把菜刀架在敏敏脖子上的景象又一次出現在面前。
  李文慧越來越緊張,屏住了呼吸。片刻之后,李文慧“醒”了過來,意識到自己又在回憶女兒被劫持的過程。
  已經過去了一周,李文慧還是時常感到恐懼。在歹徒劫持女兒的7小時中,李文慧一直面對著陌生男人和一把菜刀。李文慧更擔心4歲的女兒,她最大的希望是讓女兒忘記6月6日發生的一切,或者,把那一天的遭遇當作一場游戲。但敏敏做不到。
  “叔叔,別殺我,我以后不來吃了。”這是敏敏剛剛被劫持時對劫持者說的話。敏敏過去最喜歡吃肯德基,但現在,連看到紅色的餐廳招牌也會感到恐懼。劫持發生后的第七天,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汪自銀和李文慧夫婦帶敏敏去親戚家玩。公交車要經過劫持案發生的肯德基餐廳,快要接近餐廳時,汪自銀提醒李文慧,把敏敏的眼睛蒙起來。車開得很快,李文慧沒來得及調整懷里敏敏的位置,敏敏就已經看到遠處的餐廳了。“媽媽我怕!”敏敏突然露出驚恐的神情,使勁往媽媽的懷里鉆。
  “敏敏不怕,有爸爸保護你。告訴爸爸,你怕什么?”汪自銀試探著問。敏敏用胖胖的手指指向肯德基餐廳。
  要讓敏敏在短期內遺忘劫持的場景,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劫持發生后的四五天里,敏敏時常把手指并攏,做成刀的形狀,比在媽媽或者爸爸的脖子上。有時她會對著鏡子,把手“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敏敏留著乖巧的娃娃頭,小臉胖嘟嘟,是個漂亮的小姑娘,但平常卻“皮”得跟男孩子一樣。父母非常重視孩子的教育,所以她比同齡的孩子更懂事和獨立,要讓敏敏相信剛剛經歷的只是游戲,非常困難。
  “敏敏現在是電影明星了,我們去拍電影了,警察呀什么全是假的。”汪自銀曾經編了一個故事,但敏敏不相信。“是真的,警察開槍了,那個人流血了,倒在那里。”敏敏一邊說,一邊指自己的腦門。父母還沒有想到,敏敏會從報紙上認出自己。上海一家報紙上刊登了警察抱著敏敏向救護車跑去的圖片,不認識字的敏敏看到,指著警察懷里的自己說:“這個是我,我被劫持了。”媽媽騙她說那是一個被狼叼走的小孩,不是她,但敏敏根本不相信。
  
  逐漸顯現的心理問題
  
  敏敏脖子上的刀痕一天天變淡,但劫持的記憶,反而在敏敏心中越來越清晰。
  在瑞金醫院青少年心理治療教室里,坐在前排的敏敏總是回頭尋找爸爸和媽媽,醫生只好讓敏敏的父母坐在身邊陪她。這是敏敏經歷劫持后最大的改變,過去可以一個人玩,現在不讓父母離開自己一分鐘。為敏敏提供免費治療的瑞金醫院青少年心理咨詢中心金武官教授告訴記者,敏敏目前的表現是典型的驚嚇后應激反應,通過心理干預,希望能讓她逐漸擺脫這些反應。但是,這可能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敏敏剛剛被救出來時,汪自銀發現,女兒的褲子都已經尿濕了。7個小時里,除了睡著的4個多小時,小姑娘必須獨自面對陌生的劫持者和冰冷的菜刀,即便是成人,也難以承受這種巨大的恐懼感。心理學上把經歷重大災難、威脅事件后,人的一種持久的心理反應叫做“創傷后應激障礙”。患者最典型的癥狀是頻頻做惡夢,常常回憶痛苦的經歷,仿佛再次身臨其境,在接觸與創傷性事件相關聯或類似的事件和情景時,出現強烈的心理痛苦和生理反應。
  敏敏的異常反應,是從劫持發生后第三天開始出現的。這一夜,敏敏醒了五六次。
  父母還發現,每天天黑以后,敏敏就像變了一個人。白天里,敏敏和平常一樣“皮”,跟小伙伴“瘋”。但一到傍晚,敏敏就變得“文靜”了,乖乖地呆在爸爸媽媽的身邊。她要求家里所有房間的燈都要打開,爸爸和媽媽必須有一個和敏敏呆在一個房間。
  和男孩子一樣,敏敏最多的玩具是奧特曼和槍,她過去最喜歡看打仗和警察抓壞人的電視,但現在,只要電視里有警察和槍,她就叫著說不要看了。
  創傷應激反應可能出現憤怒,敏敏的父母發現,小女孩經常發脾氣。“她過去很懂道理。”李文慧說,但現在,她認定的事就要任性地達到目的,不能滿足就發脾氣摔東西,父母說什么都不管用。
  應激反應具有滯后的特征,有人在發生創傷幾個月以后才出現心理反應,敏敏在被劫持兩天后出現應激反應也屬于正常。“9?11事件”后,數百萬美國人報告自己有抑郁、焦慮等反應,很多美國人抗議電視臺反復播出撞擊事件的畫面,因為這些畫面會讓他們感到恐懼和焦躁,很多人每到“9?11事件”的周年紀念日,都會強烈感到不安和沮喪。本刊曾經報道的蘇州幼兒園傷害案中,一些幼兒在被砍傷一年多后,還表現出膽小、孤僻一類的特征。
  “啪?啪!”飯桌上,敏敏抓起啃得光光的雞骨頭,對著爸爸“開槍”。“警察就是拿槍把他打死的。”敏敏漫不經心地說。

推薦訪問:你覺得現在自己的實際收入甚至賬面收入減少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你覺得現在自己的實際收入甚至賬面收入減少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你覺得現在自己的實際收入甚至賬面收入減少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上一篇:明天我們的孩子在哪里高考?|孩子高考報名費需要在哪里付
下一篇:布萊爾宮 [從布萊爾到奧威爾]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