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狩獵場現狀探秘] 東方狩獵場價格表

來源:讀后感 發布時間:2019-02-10 04:32:39 點擊:

  2010年12月底,北京旅游界拋出了一條重磅消息:密云縣在一場招商會上宣布將在京郊著名的云岫谷風景區建造華北最大的狩獵場。項目包括6000余畝封閉式狩獵場、100平方公里的開放式狩獵區。
  
  提前結束的探險之旅
  
  云岫谷狩獵場并沒有敞亮的大門,稍不留神很容易錯過。實際上,這家位于密云縣新城子鎮的狩獵場1994年就開辦了,由于經營不善,基本處于半封閉半開放狀態,它隱藏在深山中,是北京僅有的兩家擁有狩獵牌照的合法狩獵場之一。
  在這里,我們碰到了看到媒體報道而來打獵的王磊,他也是狩獵場本周惟一的客人。
  幾名導獵員介紹說,這里的狩獵項目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室內飛碟,與其它飛碟靶場不同的是,這里可以全部使用真正的獵槍打飛碟;第二種就是在封閉的狩獵區里打獵。
  導獵員和其他十幾名管理人員一樣,都是旁邊遙橋峪村的村民,經過了一些簡單的槍支使用培訓就上崗了。
  云岫谷狩獵場共有28支槍,有三種可供選擇:進口貝蕾塔是最好的槍,可以連發四發子彈,使用費是400元/支;其次是國產東風-1,使用費為150元/支;另外一種是國產的立式雙管獵槍,使用費是100元/支。子彈為10元/發。
  另外,無論是不是有經驗的獵人,都必須配備一名導獵員,一方面要保證獵手和附近居民的安全,一方面導獵員也會幫助獵手尋找獵物。導獵費用是150元/天。如果打到獵物,還需向管理處交納相應的費用:山雞70元/只,柴雞50元/只,兔子60元/只,山鴿40元/只,打到鹿是最貴的,為12000元/只。
  王磊提出是否可以去槍庫看看,導獵員果斷地拒絕了他的要求:“所有槍支都是由公安部門依法管理的,只有公安部門才有權力進入槍庫,每年還會年檢和核對,所以槍的性能有保證。”取槍時導獵員帶獵手到一層的辦公室做了實名登記,在攝像頭下留影,并抵押了身份證。
  正式進入狩獵區,導獵員才將槍交給獵手,建議獵手開幾槍試試手。砰、砰……王磊朝20米外的山坡開了兩槍,希望驚醒附近的山雞,卻只有幾只麻雀撲騰起來。
  在狩獵區入口處,有一排院墻很高的紅磚房,大門上掛著生銹的大鎖,里面空無一物。導獵員告訴我們,這里最鼎盛時,養著上千只山雞、野兔、鹿。近幾年,由于沒什么游客來,經營不善,早已經閑置了。現在狩獵區僅有的一些山雞,也隱藏在景區最深處,在獵手常出沒的區域基本絕跡,導獵員已有好幾個月“沒見獵手帶走獵物”了。
  在山中搜尋了兩個小時,絲毫未見山雞或者野兔的蹤跡,王磊興味索然,決定提前結束這次探險之旅。
  
  打造私人狩獵俱樂部
  
  新城子鎮旅游辦主任劉水明說,前些年,中國全面禁槍,有些經常到郊區打獵的北京獵手技癢,1994年,狩獵場開業,著實火了一陣,每天幾十撥客人,年游客接待量四五十萬,當年的收入就上百萬元。周邊的遙橋峪村村民被帶動起來,80多戶基本都開了農家院。
  后來的經營情況不足以彌補繁育動物的成本,加上動物的品種單一,專業的獵手也就沒了興趣。因此到2000年時,狩獵場基本就是半關閉狀態了。
  目前,中國的狩獵場主要有封閉式和開放式兩種管理模式。封閉式狩獵場成本很高,因為必須用密閉的圍欄圍上幾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投資很大。開放式的狩獵場,由于動物種群數量和密度達不到狩獵的要求,且管理起來難度很大,目前在國內也比較少見。
  縣里提出要融資3000-5000萬改造狩獵場,他們的招商計劃一公布,就有七八家公司找上門來,“有一些是大財團”,曾經來過一個美國的投資公司,提出的計劃是開一家養鹿場,開發與鹿有關的各種餐飲、保健品,狩獵只是其中一個很小的項目。
  但劉水明認為,狩獵場應該逐漸從大眾化往個人化發展。他提出狩獵場建立俱樂部會員制,為一些高端會員保留專用槍支,有專門的導獵員為他們服務。而導獵員的培訓也將更專業化。
  
  國際狩獵經紀人的經歷
  
  盧彬(W.Scott Lupien)是一位國際狩獵經紀人,生長在美國,從14歲起就跟隨家人打獵,擁有29年狩獵經驗,走遍了美洲、非洲、大洋洲的獵場。2004年來到中國,之后開始從事國際狩獵經紀業務,至今已帶領70多名中國人赴非洲打獵。
  盧彬的辦公室里懸掛著一只從美洲獵來的山羊頭、一張非洲獵來的斑馬皮。如果想成為盧彬的團員,你至少要支付50萬元人民幣的團費。他拿出幾本印刷精美的手冊,上面是國外獵場的介紹,在南非或者是墨西哥的卡波-圣盧卡斯,你住的或是草原特色茅屋,或者是海景酒店。你的獵物可以是駝鹿或者灰熊。而它們將被郵寄到南非的一家專業公司制作成標本再郵寄到你家。
  盧彬已經有不少溫州客戶,還有一些是曾經當過兵的客戶,他們還在不斷地介紹新客戶。
  盧彬說:“很多中國客戶對中國的狩獵場感到失望。”而四年前在密云云岫谷打獵成了他最糟糕的一次經歷。
  “那里的槍50米左右還能打到,50米以外就不行了。”盧彬說,在爬了6小時山以后,他終于失望而歸,這是他極少數空手而歸的經歷之一。
  盧彬曾經去過中國東北、華北、西北的幾家狩獵場,他認為最好的一家是山西的東方國際狩獵場。這家狩獵場基本不對外,會員只有70多人,大多是老板的朋友。
  這家狩獵場持有狩獵許可證,圈養著野豬、狍子、兔子、羊等動物。獵手大多可以滿意而歸。
  在東北的大連,他去過一家國際狩獵場,與其說是狩獵場,不如說是“圈”,數量倒很多,不過無非是山雞和兔子,面積又比較小,沒有追逐獵物的快感。這里有美國、俄羅斯的游客,但絕大部分是中國人。處理獵物的方法也不過是現場燉掉,或者清理干凈供人帶回家。
  而外國游客最感興趣的是西北地區一些只針對外國游客開放的狩獵場。在甘肅、新疆等地,被列入國家二級動物保護名錄的盤羊是外國人最感興趣的。據美國學者理查德?哈里斯的《消逝中的荒野》披露,在甘肅、青海,每只盤羊的價格為21500美元。
  2006年,國家林業局準備舉辦“2006年秋季國際狩獵野生動物額度”拍賣會,涉及盤羊、羚牛、白唇鹿、巖羊、矮巖羊、馬鹿等14種野生動物。后因社會各界反對聲四起,最終被叫停。
  據盧彬介紹,實際上從2006年這次“拍賣會”起,中國就禁止外國人來狩獵野生動物。由于中國動物保護條例嚴格,加上目前開放的狩獵場所能獵到的獵物過于常見,外國人已經逐漸失去來中國狩獵的興趣。
  盧彬認為,也許中國的狩獵場向大眾化發展更為可行,“看看滑雪場在中國的普及程度就知道了。”
  帶血的GDP還是反哺環境?
  北京密云縣宣布將建華北最大的狩獵場,引起了一片爭議之聲。
  清華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蔣勁松對此表示十分不贊同。“在我國動物保護普遍存在嚴重問題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卻在動物保護的意識方面落后于普通民眾,在首善之區建立狩獵場,做此惡劣示范,誤導民眾,可以說是嚴重失策。這是在追求帶血的GDP。”
  世界自然基金會國際野生動物貿易研究項目中國地區負責人李晨陽認為,如果捕獵數量不經過嚴格控制,或者配套設施不齊全,很難保證不破壞物種多樣性。而且,開展狩獵活動會對當地的生態環境和生態系統平衡造成嚴重的破壞。
  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資源學院張明海教授則持有不同意見,他認為在巨大經濟利益的驅動下,還是有很多地區在發展狩獵場和保護物種上取得了很好的平衡。比如青海的都蘭狩獵場。以盤羊為例,獵殺一只盤羊的價格在2萬美元左右。“針對外國人狩獵,當地的人們也比較支持。因為這些外國人來了以后,狩獵的一部分錢會分給當地人。當地人也愿意保護這些動物,因為保護這些羊能變成錢。所以經濟效益和保護掛鉤了。”
  盧彬也認為,在美洲或者非洲等合法的狩獵場,對于可以獵殺的動物數量和種類都有嚴格限制,“只有對種群不會再有貢獻的、年老的、雄性動物才被允許獵殺”,而且打獵時往往有森林警察跟隨監督。另外,一些繁育過剩、對生態環境會產生破環的動物也被允許獵殺。“在美國,往往是越允許捕獵,當地的動物保護做得越好。”
  狩獵在中國雖然是一個古老的活動,但開展這種有組織、有計劃、有規模的狩獵活動又是一種新興的行業。“目前來看,確實需要國家出臺一些切實可行的管理辦法和條例。如果不解決這些問題,以后對于違法狩獵行為的處理會很麻煩。”張明海說。
  (摘自《外灘畫報》)

推薦訪問:種子 種子 種子 種子
上一篇:吉利即將換標 [“換標”與“被換標”]
下一篇:【數字】數字換算器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