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歐洲隱形富豪 富豪自焚震動包頭

來源:德育總結 發布時間:2018-12-15 19:54:46 點擊:

  千余債主,十多億債務,一系列令人目眩的數字,反復沖擊著包頭這座城市。      在包頭街頭,惠龍公司及旗下福禾豆業的logo曾經隨處可見。這位白手起家的富豪,在包頭留下了深深的刻痕。因為他的傳奇,因為他的企業,也因為他留下的巨額債務。
  自金利斌自焚消息傳出之日起,一場震波從奧迪A8的殘骸中擴散開來。千余債主,十多億債務,一系列令人目眩的數字,反復沖擊著這座城市。
  至此,人們才發現,這位遠去的富豪,究竟給他們帶來了什么。
  
  13億高利貸
  
  4月13日,金利斌自焚身亡的消息,當天便傳遍了包頭。
  當天下午,近百名投資惠龍的債權人,聚集于包頭市勞動路63號的惠龍集團總部門前。大樓內依然掛著條幅:熱烈歡迎上級領導到惠龍集團檢查指導工作。然而,隨著金利斌的離去,惠龍已經名存實亡。但這里仍是人們要錢的最后希望。
  聚集在門前的只是龐大的債權人群體的一部分。有媒體報道稱,一位54歲的債權人,在吃飯時聽到金利斌自焚的消息,當時一口飯噴出,心臟病發,兩天后去世。記者了解到,金利斌事件牽扯的債權人已經達千余人。恐慌開始在他們之中蔓延。
  媒體公布的消息中,惠龍集團民間高額利息融資共達13.506億元,銀行貸款1.1億元,合計14.606億多元。
  這13.506億天文數字,主要來自于債權人對金利斌的信任,以及高額利息的誘惑。據了解,在金利斌的借貸鏈條中,借貸10萬元以下的債權人每月2分利;借貸10萬元以上的債權人每月3分利。這顯然比存在銀行里的利息高出數倍。
  包頭民間向金利斌貸款的人越來越多,從公務員、餐館老板、教師,再到超市里賣菜賣饅頭的,從數百萬元到幾萬元不等,金利斌的民間借貸幾乎囊括了包頭市各個階層。
  這些人只是債權人大軍中的小人物。記者了解到,幾千萬上億元的借款者,在金利斌眾多的債權人中并不罕見。坊間傳聞,金利斌每月償還的利息高達兩億元。
  金利斌如同大爆炸的引爆點,他的離去,迅速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警方介入、民間熱議,還有最為關鍵的資金償還。
  
  2億元無主債務
  
  事實上,自去年年底,惠龍已經傳出“還不上錢”的風聲。
  內部員工透露,去年年底,來公司要賬的人突然多了起來。不過多數人相信,“家大業大”的金利斌還能還上這些“小錢”。
  該公司員工稱,金利斌早前曾向本公司員工借款。福禾項目運作以后,惠龍公司的資金開始緊張,80%的員工都有借款在公司,但不是想要都能要回來的。
  相比內部員工幾萬元、數十萬元的借款,金利斌外部借款數字更為驚人。他們并不知道,金利斌借貸的雪球已越滾越大。
  此后,坊間開始傳言,金利斌被人砍掉了手腳。然而隨后金利斌接受采訪曝光,打破了傳言。有人說,曾有大債主甚至專門雇傭了保鏢,保證金利斌的生命安全,“沒人愿意他死”。
  擔憂并不僅僅來自民間。事發后有媒體披露,包頭部分商業銀行、農信社、典當行、擔保公司均涉入其中。評論稱,金利斌的死亡,給包頭金融界帶來的影響不啻于一場“地震”。
  在自焚事件后,包頭開始有傳言,此案已震動高層,中紀委已介入調查。不過,接近專案組的知情人告訴《京華周刊》記者,“沒有聽說中紀委介入調查”。
  上述知情人士分析稱,人們之所以傳說此案震動中紀委,是因為覺得金利斌及惠龍民間融資案,可能涉及一些地方官員。
  民間的猜測如空穴來風。記者了解到,本案目前最大的一個疑點是金利斌所融資金,至今尚有兩億多元沒人來認領或者報案。
  數據顯示,截止2011年3月,惠龍公司向社會1098人集資12.397億元,向單位職工498人集資1.109億元,向金融機構貸款1.1億元,案值總計高達14.606億元。除了銀行貸款,仍有13.406億元民間融資款。
  到目前為止,包頭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登記到的涉案總金額為6.2億元。截至5月13日,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包頭市稀土高新區法院受理與金利斌有關的融資案件48件,涉及金額5.2億元。13.406億減去6.2億再減去5.2億,大約還有2億元借款沒有人前來報案。
  知情人透露,“一些款項在惠龍公司的賬戶上也沒有明確信息,有的名字一看就是假名,有的干脆沒有名字。”
  這2億元究竟來自何處?在案件調查結束之前,一切仍是謎團。
  
  神秘的中間人
  
  自焚事件后,惠龍公司副總裁王秀華等9名涉案嫌疑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金利斌的妹妹金麗敏暫時接管公司。
  警方當天迅速封鎖金利斌旗下產業的做法,讓部分債權人推測,民間融資數額越來越無法控制的金利斌,已受到政府密切關注。
  相比于案件調查,債權人更關心如何能收回本金。《京華周刊》記者了解到,案發后,包頭多了一群神秘的“中間人”,他們幫助債權人索要本金和貨款,并借此牟利。
  記者了解到,相比于“報案”的正規途徑,有些債權人更信賴“中間人”。他們希望能避開繁瑣的審核,早日把錢收回來。
  5月18日,在包頭市達爾罕貝勒酒店,《京華周刊》記者經過多日蹲守,終于見到了一個神秘的“中間人”。耐人尋味的是,這個“中間人”的“上班地點”,距本案專案組駐地,相距不到10米。
  一名來自廣西的債權人,開始向“中間人”訴說“冤情”――惠龍公司欠了他363萬元,此次他帶來了合同、發票和收據。
  “中間人”傲慢地稱,債權人可以報案,但報案了只是將材料留下,暫時沒人管。如果選擇“中間人”,則可以馬上辦理催款。他直言,找“中間人”最大的好處,可以防止資金轉移。當“中間人”介入后,無論所用時間長短,這筆錢最后一定要有個結果。“如果你現在一動手,一動手就把錢扣住了。如果你扣不住錢,錢就沒有了,你也達不到目的”。
  在兩人交談中,“中間人”顯得和警方“關系密切”,并對索要債款充滿信心。
  最后,雙方達成一致。“中間人”表示,只要過兩天,他“騰出人手”,就幫這位廣西債權人要錢。經《京華周刊》記者多方了解,這些“中間人”幫忙要債,需提取占索要金額15%至30%的“抽成”。雖然收費昂貴,但仍有多名債權人將希望寄托在“中間人”身上。
  消失的富豪、巨額的債務、牽扯其中的眾多機構,以及焦心的債權人和活躍的“中間人”,一切構成了包頭惠龍案的亂局。可以預見的是,在案情大白之前,這場亂局仍將繼續。
  (文中部分人物使用化名)
  

推薦訪問:種子 種子 種子 種子
上一篇:略論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五常”倫理對現代工業設計倫理的影響:
下一篇:[中國如何輸出“思想與理念”] 中國新型思想理念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