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珍觸碰臺灣紀錄片的敏感地帶】敏感地帶開發精油按摩服務電影

來源:班級工作計劃 發布時間:2019-01-20 04:15:11 點擊:

  我拍攝的紀錄片《春天:許金玉的故事》講述了曾上街游行示威,后被關了15年牢的政治犯的故事。這部片子沒受到政府阻止,反而獲得政府200萬臺幣資助拍攝。紀錄片有一個很大的功能,它其實打開了一扇窗,民眾關心的而更廣,不僅僅局限在自己生活周遭的小事情上。
  
  1987年臺灣取消黨禁報禁后,紀錄片拍攝空間還是挺大的。2002年我拍攝的紀錄片《春天:許金玉的故事》獲得第39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被拍攝者是曾上街游行示威,后被關了15年牢的政治犯。這部片子不但沒受到政府阻止,反而獲得政府200萬臺幣資助拍攝。政府聘請一些專家,組成一個評審企劃案的委員會,來決定哪些片子可以被資助。
  我拍這部片子的時候內心也挺掙扎的,因為當時這個題材有些敏感,我們也不知道片子拍出來,觀眾怎么看這個題目、怎么看許金玉老太太。在拍攝的過程中,有工作人員擔心題材比較敏感,就問是不是不要拍那么多,或者點到為止就好。但我們相信,正在做的不是壞的事情,我拍紀錄片應該忠實呈現這個人物的思想,后來就一步一步拍完。
  在黨禁和報禁沒有解除之前,臺灣的紀錄片基本是維持在宣傳片的狀態,報喜不報憂。在題材上也局限在一些民族藝術,風俗民情,跟一般人民的生活沒有那么貼近。針對一些民生問題、教育問題的紀錄片基本看不到。
  1998年是臺灣紀錄片發展比較關鍵的一年,這一年臺灣辦了第一屆臺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這是很大型的紀錄片影展。在那一年,臺南影像紀錄研究所也成立了。第二年臺灣公共電視臺紀錄觀點節目也開播了。這三件事情加在一起,就讓臺灣紀錄片行業有一個飛躍。
  臺灣政府對紀錄片雙年展非常支持,一般民眾看紀錄片只要10元臺幣,吸引很多人去看,后續到現在一直辦這樣的影展。這樣的影展讓臺灣的民眾對紀錄片有一定的認知。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年輕的電影工作者、紀錄片工作者來拍攝紀錄片。影像紀錄研究所是傳授怎么拍紀錄片的學校,培養了一批導演出來。紀錄片拍攝完成之后,有公共電視臺紀錄觀點的平臺可以播放,可以參加影展,這樣的氛圍之下,民眾對紀錄片比較熟悉,同時也可以參與其中。有些紀錄片的票房甚至超過一般所謂商業電影的票房。
  觀眾群體從對紀錄片零的認識到比較認同,政府的支持在其中很重要。除了資助一些紀錄片的放映或制作之外,臺灣有很多縣市的文化中心,這些文化中心是民眾常常聽演唱或看表演的地方,紀錄片放映也在此,免費鼓勵民眾看。臺灣民眾很想從紀錄片里面看到關于自身的故事。這個地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個地方需要面對什么問題?還有哪些事情在周遭發生?紀錄片有一個很大的功能,它其實打開了一扇窗,民眾關心的面更廣,不僅僅局限在自己生活周遭的小事情上。
  臺灣社區影像培力營也免費培訓大眾拍攝紀錄片,倒不是想訓練出一些拍紀錄片的導演,而是希望通過讓他們對紀錄片有了解,完成美學的大眾教育。政府會將培力營的一些培訓資金納入預算。比如今年要舉辦這樣的培訓大概有多少課程。包括講師的費用需要多少,政府會支持這些費用。當然政府扮演的角色只是,在經費上資助,其他的事情都退到外面,也沒有設置門檻做審查。
  臺灣導演拍攝紀錄片時,如果經費不足,可以通過一些單位做一些申請或補助,甚至找一些民間企業。當然政府也有補助的管道,你去做一個提案,如果評選通過,就可以拿到部分經費。拍紀錄片在物質上不見得有那么充足的享受,我如果純粹拍紀錄片,可能生活上會有一些問題。我本身在學校當老師,社區紀錄片培力營也有當講師授課。我通過多元的工作,可以資助拍紀錄片。
  臺灣紀錄片工會也在這行業的發展中起到較大的作用,三年前,臺北電影節取消紀錄片參加競賽,工會就去抗議,后來紀錄片可以參加競賽了。工會幫紀錄片從業者爭取權益、組織討論交流經驗、促進業內信息流通。
  紀錄片拍攝最重要就是題材上的選擇。說到目前臺灣紀錄片行業的瓶頸,主要是最近幾年臺灣的紀錄片題材沒有過去那么多元了,這需要思考。
  (摘編一李櫻出自“騰訊燕山大講堂”)

推薦訪問:種子 種子 種子 種子
上一篇:換位思考將心比心句子 換位思考
下一篇:《死亡醫生》,生死界河引渡者_死亡文化與生死教育 答案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