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震的感情生活 國外知名“遺孀們”的感情生活

來源:安全心得體會 發布時間:2019-07-28 05:00:17 點擊:

  不管人們愿不愿意承認,“遺孀”這個詞確實代表著一個特殊、敏感又有些尷尬的群體。在那些似是而非的同情面紗下,世人對于遺孀,當然,主要是那些名人、大師和天才們的遺孀,總是抱有一種奇怪的挑剔或過分的幻想。
  肯尼迪遺孀杰奎琳的改嫁曾讓世界輿論嘩然。里根遺孀南希的改嫁疑云也被炒得沸沸揚揚。相比中國遺孀們對婚姻堅貞不渝的堅守,國外的遺孀們似乎并不介意與他人再譜一段浪漫史。蘋果公司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去世近兩年后。其遺孀、49歲的勞倫斯·鮑威爾·喬布斯近日被曝正在開始一段新戀情,和她約會的是42歲的華盛頓特區市前市長亞德里安·芬迪。
  包括美國人在內,全世界對49歲的勞倫斯·鮑威爾·喬布斯了解很少,因為在蘋果公司產品大受歡迎、喬布斯生前廣受追捧的同時,與他結婚20年的勞倫斯一直刻意保持非常低調的生活。
  勞倫斯也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畢業于沃頓商學院和斯坦福大學,正是在斯坦福大學認識喬布斯的。在喬布斯生前忙著推出蘋果新產品之時,她是一個極少拋頭露面的慈善家。創立了一個致力于社會與公司改革的非營利組織艾默生集團,還在其他幾個教育類慈善組織中擔任董事會成員。2010年,美國總統奧巴馬任命她為白宮社區對策委員會委員。
  2011年10月,時年56歲的喬布斯因胰腺癌去世后,和他生有3個孩子的勞倫斯繼承了大約100億美元的遺產,其中多數是蘋果公司與迪斯尼公司的股票,這使她成了美國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與低調的勞倫斯截然不同的是,42歲的亞德里安·芬迪在2006年當選華盛頓特區市市長后躍上了美國政治舞臺,一直都是公眾人物,致力于教育改革。他和妻子米歇爾·芬迪是華盛頓圈子里年輕時尚的一對,也是華盛頓頂級派對的常客。
  2010年在民主黨預選中落敗后,芬迪退出政壇,開始在一些教育公司做顧問,去美國各地發表演講,并在母校奧博林大學任教,去年找到了在安德森·霍洛維茨公司的這份肥差,但為此不得不在位于美國東海岸地區的華盛頓和西海岸地區的硅谷之間來回奔波。
  芬迪在硅谷的新工作還引發了外界對于其15年婚姻的許多猜測。2012年1月,芬迪的妻子米歇爾離開華盛頓特區。前往中美洲國家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的一家銀行任職。同月,育有三個孩子的芬迪夫婦宣布正式分手,目前離婚手續尚未完全辦完。
  據悉,勞倫斯和芬迪是2011年在美國休斯敦的一次教育會議上相識的,因為對教育改革的共同愛好而成為朋友。2012年2月,芬迪成為非營利組織“大學軌跡”的董事會成員,該組織的創始人之一就是勞倫斯。在“大學軌跡”任職期間。芬迪結識了美國硅谷最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馬克·安德森,隨后即成為該公司的特別顧問,負責為該公司與美國地方政府、州政府以及聯邦政府的合作提供咨詢。
  勞倫斯與芬迪最初只是普通朋友關系,但在今年1月芬迪與其妻子米歇爾正式分手后,兩人的關系逐漸變成了萌芽中的浪漫關系。雖然媒體已將這段新戀情曝光在聚光燈下,但目前兩人仍然是情侶,且芬迪還有離婚手續要辦,因此喬布斯遺孀究竟是否會將這段感情升華并最終改嫁,還是個未知數。畢竟在今年4月,勞倫斯在為一部移民改革主題的新電影做推廣接受采訪時還談及丈夫喬布斯。并稱:“我們每天都想念他。”
  如果有“遺孀界”這一說,那么其中最為人所熟悉的可能就是杰奎琳·肯尼迪了。在丈夫遇刺身亡5年后,她在一片震驚中改嫁了希臘船王億萬富翁亞里斯多德·奧那西斯。
  1968年10月15日,《波士頓旅行者先驅報》以頭版發布這條新聞并很快引起轟動,特別是在輿論界引起的震動堪與前總統約翰·肯尼迪遇刺引起的轟動相比,歐美甚至全世界輿論界對這樁婚姻充滿了異議。婚禮第二天,各大報紙言辭激烈,《紐約時報》以《氣憤、震驚和失望是我們的回答》為題發表文童;西德一家報紙則以《美國失去了一位圣人》為題。表達了他們對杰奎琳的不滿。在美國紐約第五大道杰奎琳的公寓里,守在那里的特工人員不斷收到斥責杰奎琳的成捆的信件;電視評論員指責前第一夫人貪得無厭;報界則普遍認為杰奎琳如今已成了國家的叛徒。但杰奎琳也有支持者,熟悉她的一些朋友為她鳴冤叫屈,認為杰奎琳作出了一個聰明的抉擇。
  這位前第一夫人寡居4年多來,雖然社交活動廣泛。但她全身心投入紀念亡夫的活動和撫養一雙兒女。雖然偶爾也有些戀情,但從未想到會再嫁,而且居然嫁給一個60多歲的老頭,這使她成了眾矢之的。
  轟動世界的婚禮于1968年10月20日在希臘一個小教堂舉行。巧合的是,7年后船王的葬禮亦在此地舉行。39歲的新娘顯得年輕出眾;62歲的新郎盡管足蹬一雙高跟鞋,但仍舊比她要矮上一截。前總統的10歲的女兒卡羅琳惘然而蒼白,她的弟弟顯得萎靡不振,始終盯著自己的腳站在一旁,令杰奎琳神色不安;并排站立的還有奧那西斯的一雙兒女——他們顯得既緊張又憂郁,然而杰奎琳究竟為什么要嫁給年邁的希臘船王呢?
  有猜測認為她嫁給船王完全是出于金錢的需要:希臘船王奧那西斯是世界上有名的億萬富翁,他死后(1975年突然死去)的遺產共有10億多美元。不過真正的原因誰也不能了解,因為至今仍健在的杰奎琳是個神秘的、絕不讓人了解其內心的孤獨的女人。
  阿拉法特遺孀蘇哈的改嫁風波也極富戲劇性。因為據說其現任丈夫——突尼斯總統的妻弟本打算迎娶的是蘇哈的妹妹。但終因看中蘇哈的大量財富轉而與其共結連理。
  2006年8月以色列《新消息報》報道,已故前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拉法特的遺孀蘇哈·阿拉法特已經在不久之前秘密嫁給了突尼斯“第一夫人”的親弟弟阿爾·特拉布魯西,并且也因此將自己的名字更改為蘇哈·阿爾·特拉布魯西,雙方是在突尼斯一個宗教儀式上秘密結婚的。
  據悉。蘇哈始終是突尼斯總統宰因·阿比丁·本·阿里家族的座上客,她與總統之妻即突尼斯“第一夫人”的關系也非常親密。在他們結婚時。總統宰因·阿比丁·本·阿里一家還贈送了珍貴的禮物。一些媒體還稱,蘇哈還帶著自己與阿拉法特的女兒與阿爾·特拉布魯西生活在一起,但并沒有刊發照片。   突尼斯盛傳這樣一個說法,阿爾·特拉布魯西原本打算迎娶蘇哈的妹妹,但現在卻和蘇哈結婚。據可靠消息稱,幾個月前,特拉布魯西辦理了離婚手續,從而迎娶蘇哈而不是蘇哈的妹妹。他們結婚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特拉布魯西垂涎蘇哈的大筆財富。而作為蘇哈來說,她更看重的是權力——因為她在阿拉法特時代過慣了手握權杖的日子,而現在嫁給阿爾·特拉布魯西又將迎來另一個走入權力中心的契機。
  兩年前,阿拉法特剛剛去世時,阿巴斯的工作人員曾私下許諾,根據阿拉法特在病床上寫給他的妻子的一份協議。將每年給蘇哈2200萬美元——每半年1100萬美元,以支持其在巴黎的生活方式。在蘇哈根據法國法律取得“確鑿的事實”之后,馬哈茂德·阿巴斯和巴勒斯坦的高級官員被迫與蘇哈達成了協議。根據這項協議,在蘇哈取得許諾之前,巴權力機構成員不得探訪臨終的阿拉法特,也不得拔去阿拉法特身上的生命支持系統。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官員認為,許諾付給她(蘇哈)這筆錢是值得的。于是這一風波告一段落。
  蘇哈得到的這筆財富來自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秘密財庫”,這是由巴權力機構主席親自管理的財庫。這筆財富價值約40億美元,保存在特拉維夫、倫敦和蘇黎世的數個銀行賬戶里。阿拉法特死后。蘇哈拒絕繼續居住在巴勒斯坦境內或除突尼斯以外的任何阿拉伯國家首都。她與突尼斯總統及其妻子都保持著密切的聯系。
  阿翁遺孀改嫁的消息在巴勒斯坦掀起了軒然大波,巴勒斯坦人也有著不同的反應。一方面,許多巴勒斯坦人認為以媒體公布蘇哈改嫁的消息完全是為了給阿拉法特的形象抹黑;另一方面,一些對阿拉法特的遺孀蘇哈敢怒而不敢言的巴勒斯坦人則開始指責蘇哈·阿拉法特貪圖享樂、追逐權力,早將對阿拉法特的深情丟到了九霄云外;但另外一些人則對此表示理解,有的人甚至認為,從其個性來看,蘇哈改嫁是遲早的事。
  格拉薩·馬謝爾作為曼德拉夫人而為人所熟知,但鮮少有人提及,她還是非洲另外一個國家莫桑比克的前總統薩莫拉的遺孀。相比之前的“遺孀們”。格拉薩的愛情故事有著莎士比亞戲劇的風格,畢竟,她是世界上第一個嫁過兩個總統的人。
  格拉薩出生于莫桑比克北部的一個農民家庭。20世紀60年代,她與該國農民領袖薩莫拉·馬謝爾邂逅,成為一名為自由而戰的女戰士。1975年。他們正式結婚。1985年莫桑比克獨立后首任總統薩莫拉·馬謝爾的圖波列夫型飛機在剛剛進入鄰國南非邊境的一個偏遠村莊失事。當時還在實施種族隔離的南非政府否認與事件有關,但政治暗殺的傳聞久久縈繞不去。
  莫桑比克舉國陷入悲慟,而初為人母的格拉薩也就此被稱作“莫桑比克的杰奎琳·肯尼迪”。格拉薩幾乎被擊垮了。在葬禮現場的圖片中。人們看到格拉薩在丈夫靈柩前弓著身子。悲慟欲絕。曼德拉當時的妻子溫妮和仍在獄中的曼德拉本人都寫來了悼念信。在給曼德拉的回信中。格拉薩動情地寫道:“致納爾遜:你從自己的牢獄中,給我的黑暗時光帶來一線光明。”可是這種慰藉轉瞬即逝。格拉薩在之后的5年中一直身著黑衣。直到1991年,在12歲兒子的鼓勵下,格拉薩終于重新振作,組建起—個應對貧困問題的基金會。
  馬謝爾和曼德拉的第一次會面在1990年,剛從獄中獲釋的曼德拉正處于人生低谷。“我們倆都非常非常孤獨。”格拉薩回憶道,“我們彼此都希望有個能夠傾聽的人,有個能理解你的人。”曼德拉的私人生活當時支離破碎。他的妻子溫妮拒絕與他的婚姻關系。并在兩人著名的離婚案中公開羞辱他。格拉薩說,當這段婚姻終結后,“我們開始更頻繁地見面”。他們首次在重大場合一同露面,是在薩莫拉·馬謝爾的墓前。到了1996年,兩人的緋聞終于被證實:狗仔隊拍到了他們羞澀地接吻和牽手的照片。南非總統辦公室宣布:格拉薩·馬謝爾是曼德拉的“正式伴侶”。在曼德拉80大壽時,格拉薩終于同意與大她27歲的曼德拉結婚。她說:“是這個特殊的人讓我改變了主意。”
  格拉薩有著從容、見多識廣、自然自信的風度,并精通多種語言(英語、葡萄牙語、法語)。她還擁有許多頗具分量的資歷,有法學文憑,在全球婦女權益和人道主義問題上也取得了斐然的成績。“別把我叫做薩莫拉的妻子,我是我自己。”她經常這樣說。在公眾面前,她因為自信的微笑、自嘲式的幽默感和鋼鐵般的意志而為人喜愛。
  作為莫桑比克的第一夫人,她調和了丈夫狂熱的左翼態度,也使她受到廣泛贊譽。薩莫拉·馬謝爾是非洲解放傳奇的一部分,曼德拉更是一個時代的標志,但格拉薩-馬謝爾與她的兩任丈夫其實不相上下。不愿高調的她曾經說過:“愛上我的并不是兩位領袖,而是兩個真實的人。能夠與兩個這樣出色的男人共享人生,是我的榮幸。”
  格拉薩·馬謝爾知道身份特殊意味著什么。她是僅有的、做過兩位總統第一夫人的女性。歷史上能追溯到的先例只有阿基坦的埃萊亞諾。她先與路易七世結婚成為法國王后,之后又嫁給了亨利二世而成為英格蘭王后。
  同樣是總統遺孀,約萬卡·布羅茲的生活就沒那么風光。甚至可以說晚景凄涼了。據英國《獨立報》報道。在前南斯拉夫聯邦總統鐵托去世26年后,他的遺孀約萬卡·布羅茲正生活在一座破舊的國有別墅里,房子的屋頂漏水,而且無中央暖氣系統。
  今年82歲高齡的約萬卡·布羅茲正在這座貝爾格萊德的別墅里度過自己的晚年,別墅內的溫度可降至零攝氏度以下,起居室天花板上的一個大洞使雨水經常落入室內。人權事務部長拉賈吉克在對約萬卡·布羅茲住所進行檢查后對當地報紙稱:“我對前總統夫人的生活條件感到震驚,別墅幾乎無法居住,她住在一個大房子里,但她只能使用其中的兩個房間,因為其他的房間都無法居住。”
  布羅茲只能依靠微薄的國家養老金生活。她晚年的悲慘生活與她作為鐵托夫人的光榮年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布羅茲1952年在一個秘密儀式上與鐵托結婚,當時她只有28歲,比鐵托小32歲。
  她作為鐵托夫人所享受的高規格待遇于1977年突然中止。她在半夜被逐出鐵托寓所,她當時只穿著一件睡衣和外套。她隨后從公眾視野里消失。在鐵托于1980年去世后,布羅茲的處境進一步惡化,鐵托的繼任者把她軟禁在別墅里并沒收了她的所有財產。布羅茲后來一直隱居。她在鐵托去世周年為鐵托掃墓時才會外出。
  不管人們愿不愿意承認,“遺孀”這個詞確實代表著一個特殊、敏感又有些尷尬的群體。在那些似是而非的同情面紗下,世人對于遺孀,當然,主要是那些名人、大師和天才們的遺孀,總是抱有一種奇怪的挑剔或過分的幻想。但無論是像南希·里根那樣。在古稀之年仍要一絲不茍地穿上最好的套裝,挽著奧巴馬總統的胳膊,出現在亮如白晝的閃光燈下,為延續一位過世總統的神話而奮斗。還是像杰奎琳·肯尼迪那樣風光再嫁,不顧輿論怎樣評頭論足都堅持自我。相信她們都有各自的理由和追求,何必苛責?且讓勞倫斯自由戀愛去吧,我們所做的,只應該是尊重她的選擇。
  摘自《新民周刊

推薦訪問:班會 班會 班會
上一篇:[繼續教育的社會效益分析]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分析
下一篇:破解企業中“小團隊”的迷局:商務英語破解迷局答案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吉泽明步高清无码中文